欢迎光临欧锦赛线上买球 会员登陆 & 注册

红军西征目标在无限发展的实践中得以确立

2021-04-20 17:04 作者:晓染霜林醉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金晓林

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首要的和基本的观点。实践是认识的来源,是认识发展的动力,是检验认识的真理性的唯标准,要在实践中追求和发展真理。

在四渡赤水中,敌情千变万化。党中央始终坚持实事求是,解放思想,在实践中追求真理和发展真理,高度重视一线指战员的建议,不断调整我军出击路线,巧用中国传统用兵智慧,在运动中掌握主动,寻找战机、有效地调动和歼灭敌人。

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就开始了对西征目标的选择,至四渡赤水前还未完成。

博古、李德选定的湘西,被湘江之战的沉重损失否定了。黎平会议指出的是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区。

遵义会议又提出了川西北,赤化四川,土城战役失利后被放弃。一渡赤水扎西会议后提出云贵川边,因川军、滇军夹击也放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渡赤水后提出赤化贵州,首先是黔北。鲁班场战斗失利后放弃。

四渡赤水后,眼光放在了黔西南。又因滇军先到而不可得。红军在不断地选择,又因现实不断地放弃。

但仍要选择,必须选择,但每一次选择都是实践求真的过程,每一次选择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实事求是精神品质的伟大彰显。

历史从来是在挫折中轰隆前行。遵义会议确定的战略方向,一开始便被修正,但修正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一次次实践中得以逐步完成。

在四渡赤水中,每一渡也不是那样神话传说般的穿越。党中央和军革委能做到因敌情而变,因时因地而变,高度重视一线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尊重和及时采纳一线指挥人员的宝贵意见。

一渡赤水前土城战役失利后,毛泽东等中革军委领导人对前线指挥员的意见极为重视。包括确定红军转移方向等战略问题,也多次征求林、聂、彭、杨等前线指挥员意见。为适应形势,改变指挥方式,二渡赤水后作出“全军统归彭、杨指挥”决定,使部队迅速捕捉战机,终于打了一场红军脱离根据地被围追堵截一万余里以来最大的胜仗。

一渡赤水后,面对川军的顽强阻击,从宜宾上游渡江人川已明显不可能。朱德电令一、三军团向扎西靠近。电报中说:“根据目前敌情及渡金沙江、大渡河的困难,军委正在考虑渡江的可能问题,如不可能,我野战军应即决心留在川、滇边境进行战斗与创造新苏区。”电报还要求一、三军团领导人速将意见电告军委。

领导层已经感觉到原定战略方向实现的严重困难。这封电报实际上是询问一、三军团领导人,渡江入川还能否?如不可能,新的战略方向应在川滇边境何处?

三军团彭德怀、杨尚昆回电,向军委建议在川黔滇边建立根据地,中央和军革委同志及时采纳彭杨的建议。

二渡赤水后,红军后尾有川军潘文华部、滇军孙渡部的紧逼压迫,前方有黔军王家烈部和中央军薛岳部的迎头堵击,机动回旋的余地已经不是很大。再加上红军有土城新败,川滇边境又无法立足,今天看起来,颇有几分“走投无路”的感觉。为了杀开血路,争取更大的战略机动空间,及时采纳一、三军团领导的建议,在乌江北岸全歼吴奇伟部队,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以来重大战役胜利,大大鼓舞了红军士气。

鉴于地形对我不利,敌人阵地工事坚固,我们考虑无攻破周敌的可能,红军鲁班场战役失利。中央军革委采纳三军团彭德怀、杨尚坤的建议,迅速脱离当面之敌,控制仁怀、茅台西渡,以吸引滇、川两敌向西,来寻求机动。红军不得不放弃赤化贵州的战略方针,于茅台三渡赤水。

三渡赤水后,三渡赤水预定进至的古蔺、叙永地区已三面受敌,回旋余地十分狭小;若敌人碉堡封锁线形成,又将出现第五次反“围剿”局面,红军再去打破将十分困难。紧急关头,以毛泽东为首的红军前敌司令部于1935年3月20 日17 时当机立断,决定四渡赤水,在赤水河东岸寻求机动。3 月16 日晚三渡赤水,到20 日晚决定四渡赤水,仅仅间隔4 天。

四渡赤水后,25 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团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名义致电各军团负责人,提出首先钳制周浑元、吴奇伟部,消灭王家烈部,由此扩大机动区域转向西南,然后在运动战中消灭追击或截击之敌一部或大部,以扭转战局。接到这封电报后,晚上22 时三军团彭德怀、杨尚昆回电,认为日前向西南机动很困难,因为首先要突破敌之包围;建议转向东南之乌江流域比较有利。同时根据调查所得情况,彭、杨提出,只要有充分准备,用4 至6 个小时即可在三军团原来渡乌江处架起浮桥。关键时刻,彭、杨再次提出重要建议。

毛泽东对红军将领的意见极其重视,哪怕意见不合自己的主观设想,只要符合客观实际,也坚决采纳实行。

红军跳出乌江后,彭德怀、杨尚昆就中央红军的行动向朱德并中革军委提出建议:迅速西渡北盘江,袭取平彝、盘县,在滇黔边与敌第三纵队作战。即使是黔北,离中国的心脏地带也已经远了,所以入滇作战一直是不为中央内部同志提及的主张。这次彭、杨首次提出人滇,也只有用“甚至入滇”、“在黔边打开局面”等这些十分谨慎字眼。但问题毕竟提出了。只要提出,就需要些勇气,采纳这个主张更需要勇气。

真理在大多数时候,并不是一轮光芒四射的红日。更多的时候,它可能只是黑中一道电闪,甚至是遥远的前方一缕若明若暗的微光。

发现真理,需要智慧。跟随真理,则需要勇气。事实很明白,只有入滇,才能获取更大的机动。但承认事实也需要勇气。

三军团彭、杨的建议,对于红军摆脱敌人重兵包围、迅速西渡北盘江入滇作战以争取更大机动,特别是对后来实现北渡金沙江的战略意图,有着重要意义。毛泽东再次迅速接受彭、杨建议。4 月24 日,红军一、三、五军团进人云南。

入滇后,即使此时,中共中央领导人仍然没有放弃争取在贵州立足的最后努力。当时条件下,追击重兵陆续而来,立足未稳的红军要在滇东与敌人决战以扭转战局,实际是不可能的。在滇东创建新根据地既不可能,回黔西之路又被堵住,哪里是红军的落脚点呢?

4 月25 日晚,林彪、聂荣臻致电中革军,在目前形势下,我军已失去回黔北可能,且无法在滇东开展局面。野战军应立即变更原定战略,而应迅速脱离此不利形势,先敌占领东川,应经东川渡过金沙江人川,向川西北前进,准备与四方面军会合。

中革军委还在考虑,“新三人团”在考虑,毛泽东还在考虑。后来,红三军团彭德怀、杨尚坤同志提出红军在滇东作战不利的问题。这一意见,强化了党中央和军革委北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建议和主张。

领袖的真正英明之处,并不在善于提出建议,而在善于采纳建议。邓小平同志后来说,毛泽东思想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从来不是。最好的凭据,就是在这些危难关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集体选择了毛泽东。而毛泽东也每每在危机关头,采纳了领导集体中最成熟和最深思熟虑的建议。

在这一段极其艰难的时期,“毛泽东表现出来的勇和智,是果断地面对困难、挫折和失误的勇和智,是迅速地修正主观设想使之符合客观实际的勇和智。”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诞生一百周年,共产党人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部不懈奋斗的历史,是一部带领中国人民走向幸福,实现民族复大复兴的历史。我们要始终牢记和发扬中共产党人的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精神,牢记和发扬中国共产党人的不畏艰难险阻、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优良传统。

2021年4月6于咸宁

首发欧锦赛线上买球:/suibi/voejdkqf.html

红军西征目标在无限发展的实践中得以确立的评论 (共 4 条)

  • 雪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篇好的文章不要求句句精华,你只要有三两句能够打动人心的话那么这篇文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我们写文章的最终目的是惊醒世人借此来让人们弃恶扬善多做好事!为此希望大家都能够细心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治国方针从而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并且能够多多写出一些具有真善美和正能量的经典佳作来!!!
  • 大生

    大生推荐阅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