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欧锦赛线上买球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风明月楼(一)

2021-08-12 15:50 作者:花开为君颜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月十八是个好日子,也是明月堡堡主楚南天的独女楚明玥成亲的日子,她嫁的,是明月堡的二弟子清峰。这几天明月堡热闹非常,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差不多到齐了,直到半,客人才逐渐散去,喧闹了几天的明月堡慢慢安静下来。

次日,堡主夫妇看着相携着给他们敬茶的新人,甚是欣慰。

明月堡虽是武林新兴的帮派,却因堡主楚南天、江盈盈夫妇的名声成为一流势力,楚堡主武艺高强,仅仅几十年时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成为江湖上的领军人物,江盈盈年轻时也是位不输男子的女侠。夫妻只得了明玥这一个独女,二人平日里除了打理明月堡的生意,解决些江湖纷争,空余时间多是教授门徒。因深知徒弟在精而不在多的道理,如今明月堡只有弟子不足十位。

明玥入门最早,因而年纪虽不大,却是门中的大弟子,其他弟子都要尊一声“大师姐”,众徒中,堡主夫妇最满意、最看重的,便是这第二个弟子清峰。清峰悟性高,肯吃苦,更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因此也是众弟子中修为最高的,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这清峰竟修炼不得内功。好在自家独女楚明玥内外兼修,因此二人武艺相差不大。

早在新婚当日,老堡主楚南天就已当着天下武林宣告,由女婿清峰接任堡主之位,女楚明玥为副堡主,协理堡中事务!楚南天夫妇也就四十上下,如此年轻就退位让贤,倒是叫在场的宾客们很是意外,同时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年轻俊朗、意气风发的新郎官身上,不知他有何过人之处。

清晨,明月堡的后山笼罩在一片或浓或淡的雾气当中,雀争鸣,更显宁静祥和。并肩而行的两道人影在雾气中正往一处险峰而去,偶至雾气稀薄处,依稀可见身形飘逸如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峰?”待看到前方峰顶处孑然而立的年轻身影,来人轻唤一声。

“师傅,师娘。”那人显然是才新婚三日的清峰。

“有什么事,要到这里说?可是堡中出了什么事?”被称作师娘的江盈盈语气嗔怪中带着一丝郑重。

“师傅,师娘,徒儿确是有事要说,这里是明月堡周边说话最安全的地方。”清风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脸上也看不出表情。

“清峰,我们如今已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你只管说。”楚南天看向徒弟,眼中都是满意。

“师傅,师娘,你们可还记得柳云飞和林落霞?”清峰盯着二人的脸缓缓问道。

二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都难掩面上的激动:“清峰,你说什么?你知道他们?”

“师傅师娘可知道,他们的儿子还在世?”

“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在哪?”楚南天一脸震惊的瞪大眼睛,直直的望向清峰。

“我当然知道。师傅,你过来些我告诉你。”清峰向着楚南天靠近几步,楚南天看了眼江盈盈,也向清峰靠过去,一步,两步,三步,然后把耳朵凑过去,清峰也凑向师傅耳畔,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江盈盈就见丈夫满脸的不可置信,继而脸色急急一变,然后就看到清峰一掌拍向丈夫后心,丈夫踉跄两步,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已被清峰一脚踹向了峰底的万丈深涯,她看着那双红如魔鬼、冷如寒剑的眸子,以及那张满是戾气和嘲弄的脸,忘记了思考,只剩惊恐和难以置信,奔向崖边向下望去,入眼只有水雾云烟,哪里还有丈夫的影子,就连声音也没留下。

“清,清峰,你,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江盈盈再也忍不住,颤抖着问。

“师娘,你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动手?”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清峰,江盈盈却什么都没听见,脑子里全都是这些年和丈夫的画面。二人成亲这么多年,楚南天待她一直如新婚一般。

“南天,你等等我,我这就来了。”江盈盈看都不看清峰,眼中垂泪,面上却含着温柔的笑,纵深一跃,追着丈夫跃入深崖。

在家中等新婚丈夫吃早饭的明玥,看到清峰脸色有异,不由多看了两眼:“这大清早的,什么事这么高兴?”

见清峰没有说话,又说:“我刚去找阿娘,想再挑些料子给你做两身衫,没看到人,等会吃了饭我再去看看。”

“不用去了,他们已经不在世了。”

“啊,不在,什么不在?”明玥觉着清峰说话不清不楚的,容易让人听岔。

“我说,他们死了。”清峰的语气冷冰冰的,却把明玥吓了一跳:“清峰,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有你这么大早上的咒人吗?”明玥真的生气了:“你就算再不喜欢我,有什么气只管冲我一个人来,我阿阿娘又没做错什么,你就这么咒他们,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从小把你养大的,你就算不把我当妻子,不把他们当岳父岳母,他们对你也还有养育之恩吧?”

“妻子?哼哼,我柳清峰不会娶仇人之女为妻。”清峰阴森森的看着楚明玥:“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楚南天杀了我爹娘,我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

看到这样的清峰,听到这样的话,明玥怔愣了好半天,忙忙的跑出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阿爹阿娘,只得又去找清峰,最终找到那处高峰,看着深不见底的深崖,明玥站立不稳,险些一脚踏空掉下崖去。

看到跟过来的清峰,明玥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清峰面目狰狞:“楚明玥,你可知道为了这一天,我在明月堡等了十多年,到如今才报得大仇?”

“报仇?清峰,你还有没有良心?我阿爹阿娘当年捡到你,当成亲子一般养大,教授你武艺,如今又把我许你为妻,在你眼里他们竟然是仇人?”

清峰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嘶吼:“你还有脸说什么把我当成亲子?楚明玥,是他们害死了我的爹娘,他们亲手杀了我爹娘,这么多年我认贼作父,隐忍负重,就是为了报仇。”

明玥自然不相信,二人便动起了手,好在明玥有内功,清风想杀她也不容易,清峰武艺高超,明玥也同样拿他无计可施。

此时明玥才想起来,新婚之夜清风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让明月自己歇息,第二日也是如此,后来又说太累,二人虽睡在一张床上,却也只是睡觉而已。原来他早就起了杀心,自己同阿爹阿娘竟是一丝不觉。

回到明月堡,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是一切都已经变了。脑子里一会是阿爹阿娘浑身血污的凄惨模样,一会又回荡着清风的声音:“你的好爹娘一直都在骗我,才不是好心收留我,他们原本就和我爹娘是好友,却背叛我爹娘,谋害他们性命……”明玥问他什么时候、从哪里听来这些,他说五年前他爹的一位挚友找到他,说实在看不惯楚堡主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告诉他实情,免得他受骗把仇人当作恩人,明玥呵呵冷笑:若果真如清风所说,阿爹阿娘又怎会将一身武艺和明月堡尽数传给他?还搭上自己的宝贝女儿?

和清峰大打几场,身心疲惫的明玥自然不是对手,逃出了明月堡,她要找机会给阿爹阿娘报仇。

失瑰落魄的明玥,不知道离了明月堡,天下还有何处可去?一路饥饱不知,冷暖不觉,顺脚走去,却叫几个恶徒给盯上,被她一番拳脚教训一通之后,恶徒识得厉害,只在暗中盯着,寻机用迷药迷倒她,卖入青楼。恰巧这一幕叫清峰无意间给撞上,二人本已拜过堂成了亲的,且是自小一同长大的情分,清峰虽深恨她是“仇人”之女,之前对她也多是敷衍,此时却做不到眼睁睁看她这般凄惨下场,便把欺负她的人教训一番,将她带出来,扔在半山腰长满杂草的路上,任其自生自灭。

报完仇的清峰,也同样离开明月堡,这里不是他的家,他也一样无家可归。

多年的心愿已了,清峰先去了父母坟前痛哭相告。这里他来过多次,也是那人告诉他爹娘葬于此处,他早将坟地修得气派非凡。此时的他却没有想象中大仇得报的喜悦和痛快,今后何去何从,他没有一丝头绪。

不知不觉,到了一个冷清的小镇,却再一次巧遇明玥,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打斗,结局还是一样。对这样放她一马,还要纠缠不清的明玥,清峰更加厌恶,隐隐动了杀心。

此时的明玥浑身上下污秽不堪,简直如同乞丐,但因她长相甚美,不免被人动歪心思,此时亦是。不过她将那几人杀了,恰巧这一幕又叫清峰瞧见,见她对那几人厌恶的样子,嘴角不由浮起报复般的冷笑:你越是讨厌,我越是高兴!有了这个想法,清峰索性一路跟着她,看她痛苦,他心中很是得意。

明玥在镇子上杀了那几人,却逃了一个,那人回去报信,找来几个同伴,知道这女子厉害,也不硬碰,还是老一套—用迷药。

为了给死于明玥剑下的人报仇,他们将人迷倒后,并不急着杀死,而是找了几个又脏又老的乞丐,商量着先慢慢折磨她,然后再让这些恶心的乞丐欺负她,看她求饶不得解脱才解气。

随着迷药的药效慢慢减退,逐渐清醒过来的明玥发现自己被绑着,身上也使不上力气,旁边还有几人在围观,其中一人拿看冷水兜头兜脸向她浇来,头上身上都是水。那几人见她醒了,色迷迷、肆无忌惮的对她评头论足,在她身上又是摸又是捏,嬉笑着听她骂人,撕扯着她的衣服,玩闹够了,指着一旁的乞丐们淫笑着对她说:“既然你这骚娘们看不上哥几个,还是让这几个人来,保管叫你难忘;告诉你,这些只是利息,敢杀我的人,可要付出代价……”因听外面有人报贵客来访,那些人才暂时丢下她走了。

这里是富贵人家的别院,房子高大奢华,明玥冷着一张脸,即便受此侮辱,她也要活着,如果死了,就连报仇的机会都没了。

发生的这一切,清峰在暗地看着,似乎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但那只用力握住刀柄的手,因太过用力而僵硬发白到变形得不像是一双人手,昭示着他此时的内心并不像脸上那般平静。

好在这时房主暂离,来了一个女飞贼,那女飞贼其实也早来了多时,这时见众人离开,忙现身赶走那群乞丐,救下瘫软无力的明玥。明玥本就无处可去,感激女飞贼的搭救,跟着她从屋里拿了些值钱的东西一同走了。明玥和女飞贼不知道的是,在她们走后不久,那些乞丐还有别院中的人,都给人杀了,这事后来成为地方官府的一桩悬案。

女飞贼本原就有些武艺底子的,明玥作为回报,传了几套上乘功法给她,还同她做起了小生意。因为明玥这时想通了,要好好活下去,找机会给阿爹阿娘报仇,先要能养活自己。

明玥虽然不曾打理过明月堡,但作为大师姐和堡主夫妇唯一的后人,多少还是 道该如何打理生意的,她把赚钱的关窍都教了女飞贼樱。

女飞贼春樱能吃苦,人又聪明,生意上的事明玥不必操什么心,她一面苦练武艺,一面关注明月堡和清峰的消息。明月堡因老堡主夫妇不知去向,全由清峰一人打理,然下面的师弟们不见了大师姐和师父师母,自然去问清峰,清峰只答不知,一面还假模假样的派人到处去找。

两年后,打听到清峰的踪迹,明玥决定去找他报仇。再见时,她已身处一个偏僻的荒山中,一座豪华的大坟很是突兀,清峰正跪在坟前,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躲在暗处的明玥听了好一会,才知道这是清峰父母的坟,也才知道清峰为何杀自己的爹娘,情绪激荡中,气息不稳,被清峰发觉,于是二人又打了一场。

激战正酣,却又来了一人,两个同时住手。看向来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矮丑男子,清峰见到他却是少见的恭敬和客气。

来人见了明玥,却是奸笑连连,大呼畅快,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呐……柳云飞,楚南天,你们看到了吗?真是畅快,畅快呀,哈哈,你们快看着,看看你们的儿女,哈哈哈哈,楚南天,你做都想不到吧?想不到你最后竟会死在了好友儿子的手里,哈哈哈哈……还有你,柳云飞,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好儿子可帮我报了大仇啊,哈哈哈哈……”有些癫狂的大笑不止,好一会笑够了,又换了副阴狠毒辣的面容:“哼,当年你们不是都要杀我吗?老子如今可活得好好的,倒是你们,早就化作一堆黄土啦。说起来真是痛快,老子只不过动动嘴皮子,挑拨上几句,你们就相自残杀起来,呵呵,柳云飞,楚南天,你们怕是死都不安心吧?哈哈……”

这话明玥虽听得不明不白,但涉及到自己阿爹,她自然要问个清楚明白,清峰听了那人的话,却是脸色巨变,上前想要抓住那人问个明白,那人却闪身躲过,嫌恶的看着他,狂笑不已:“臭小子,也不枉我费心出言指导你几年,看在你替我杀了大仇人的份上,便告诉你明白又有何妨。实话和你说吧,我年轻那会,可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见到林落霞之后,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美貌妖娆的女子,简直就是神女下凡,不仅脸蛋长得好看,一颦一笑都叫人犯痴,那一举一动说不出的赏心悦目,抓人的心肝,这样的人走到哪,男人们都围着她转,我当然也不例外,可恨那林落霞正眼都不给我一个,为了引她注意,我找人扮作强人去杀她家人,然后在关键的时候我出来救人,眼看着事情就要成了,却叫那姓柳的给搅黄了。更可气的是,林落霞竟然因此瞧中了姓柳的,这口气我怎么忍得下?我若杀了姓柳的,不仅能报了这仇,还能把林落霞给抢回来,于是一不作二不休,寻了姓柳的。他哪是我的对手,就要得手之际,天杀的楚南天赶了来,那二人合力,再加上一个臭娘们江盈盈,我不仅吃了大亏,还差点送了命。你们说说,这仇我能不报吗?我伤得重,养了两三年才好,却又因养伤久不练武,武艺也生疏了,报仇的事就急不得,咬牙苦练两年,打听到他们二人不在一处,我便先去找姓柳的,他武艺精进不少,本来没多大把握能杀他,那天真是上天助我,关键时候,林落霞来了,看她挺着个大肚子,我才知道二人竟然成亲了,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降生。我心中更是愤恨,想着林落霞既然不能做我的夫人,杀了倒也罢了,于是丢下姓柳的去杀她,那姓柳的竟不顾自己,一心要救那女人,他一心顾两头,很快给我找了个机会,一剑了结。林落霞见姓柳的死了,要找我拼命。我寻思着反正姓柳的已经死了,她已没了夫君,不如留下她,再说这样娇艳的小美人我又怎么舍得下手,便劝她跟我,腹中的孩子我就当自己孩子抚养他长大。不知是知道不是我对手,还是觉着没了姓柳的跟我也一样,林落霞答应嫁给我。孩子出生后,她给取的名字叫林清峰。她愿意跟着我过,我也不在乎这孩子叫什么,不过一口饭一身衣的事。哪知道那女人跟我是假,为姓柳的报仇是真,竟然背着我偷偷去找楚南天,求楚南天给姓柳的报仇,好在叫我无意中给撞上,不然这二人联手我还真要吃亏。我拿孩子要挟她,若不好好跟我过,我就捏死那孽子,她这才消停下来。我怕她背着我再搞什么花样,派人日日看住她,不让她出门,每日里见什么人做什么事,都须经我同意,自那之后,她也一直都没闹腾,我这才暂时放下心来,又想着楚南天早晚是个祸害,早除早好,便去寻他。谁知几年不见,楚南天武艺竟然大有长进,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幸而我逃得快,拖着伤回到家,却发现那孩子不见了,问林落霞,她还跟我装死,闭口不言,我自然生气,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一气之下拔剑杀了她。这边才杀了人,那边楚南天就追了过来,好在我机敏,烧了庄子逃了出来。养好伤后,我到处找那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幸而孩子还没送走,或者说是送的时候出了点意外,送的人不敢拿主意,要问林落霞的意思,林落霞已叫我杀了,自然问不着,那送的人不知道就到处打听林落霞,叫我哄了来,抢了孩子杀了那人。我想着如今我打不过楚南天,不如把这孩子送去,以后让这孩子来杀他,于是就带着孩子到明月堡附近,打听到楚南天哪天出门,我把孩子放到他必经之路。果然,楚南天把孩子抱了回去,精心抚养,还把自己全部武艺都传给了他。之后我一直躲在暗中看着,等孩子渐渐长大了,我瞅了个机会,对那孩子说他父亲柳云飞和母亲林落霞就是楚南天杀的,还拿出当时从这二人身上取的东西,当然也有楚南天的,告诉他:你若不信的话,拿出这些东西给你师傅看,他一定会吃惊,因为这几样东西他都认得。那孩子回去对我的话自然是半信半疑,却是照我的话做了,看到他师傅果然脸色大变,还捶胸顿足,涕泪横流的说对不起这对夫妻,问孩子哪里得来的这些东西,孩子也照我说的,说是一个乞丐给的,其他都说不知道,楚南天也如我所愿到处找所谓的乞丐,当然是找不到的,也自然好不容易‘碰巧’找到了柳云飞的坟,这时候孩子差不多都十岁了,他偷偷跟着师父,看到师父在坟前说些什么,后来又把林落霞的坟迁到一处,每年都来拜祭。如此,不消我多说,那孩子就信了我的话。果然,我没看走眼,那孩子一点没叫我失望,他回去后可是一点没露出形迹,哄的楚南天不仅把一身武艺全都传给了他,还把唯一的女孩儿也嫁给了他。只是楚南天做梦也想不到,他这女婿就是操纵在我手中的一把锋利的刀,在他最高兴,最没有防备的时候狠狠捅了他一刀,可不止是捅刀子,还要了他的命。”

说到这,他斜睨着我:“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活着,不过也翻不出什么花来,况且留着你让你看到这些,听到这些,可比直接全都杀了好,可惜呀,如果是你和你娘都死了,单留着楚南天半死不活的看到这些,就更好啦,哈哈哈哈……”

听到此处明玥才知道,向来乖顺,对阿爹阿娘恭敬亲近的清峰,竟是受了此人的哄骗挑唆,只是阿爹阿娘这许多年把他当亲子一般,他竟也下得去手!此时明玥虽深恨这人,却也恨清峰不辨是非,阿爹阿娘往日里待他的情分,他竟都不顾丝毫。

“你,你,咳,咳,咳……”清峰显然是又惊又气,一时气血攻心,加之方才与明玥大战一场,受了些伤,咳出一大口血来。

“好,好得很,想不到我竟愚蠢至此,信了你这恶人的话,将恩人当仇人,把仇人当恩人……呵呵,呵呵呵……如今我有何面目苟活于世,也没脸去见师父师娘,拼了这条命,与你同归于尽又何妨?”说着,林清峰挺剑便直直朝那人刺去,那人早有防备,轻巧躲过,反身踢出一脚,而清峰也不躲闪,只顾转剑又朝他刺去,这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那人也发觉了,跳向一边,冷冷笑道:“还真是个傻小子,也好,楚南天他们已死,也该轮到你了,哦,还有这个小丫头,正好凑成一对儿,入黄泉也好有个伴,哈哈哈哈……”不经意间看到二人身上狰狞的伤,笑的更是癫狂:“正好,两个小臭娃娃都重伤在身,我也不怕收拾不了你们。”那人在楚明玥脸上细瞧一阵,先是一愣,继而惊讶,最后狂喜道:“臭丫头,果然是江盈盈那骚娘们的种,和你那死鬼娘亲年轻时候一样美艳,哈哈,江盈盈虽然比不上林落霞,却也是个辣美人儿,不过仗着有几分美貌,眼睛都长到在头顶上,当初她要是答应跟着我,我也会好好待她,可她倒好,不仅不愿,竟还同楚南天那个天杀的连连坏我好事。哼,如今嘛,就由你替你娘好好伺候我吧。”说罢,就色迷迷的盯着楚明玥淫笑:“我定会好好疼惜你,叫江盈盈林落霞她们嫉妒去,哈哈哈哈。”

楚明玥对这样猥琐赤裸的眼神早已习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清峰虽吃了他一脚,一时半躺在地难以起身,这时见他这般对明玥,狂怒不已,脸上挣得通红,青筋鼓起老高,哑声大吼:“啊……老匹夫,我们的账还没算,你要是敢动她,我,我跟你拼了!”

那人自然是不怕已有伤在身的清峰这句毫无分量的威胁,冷笑着看向他,脚下却没有停顿,一步步走向明玥。而此时的明玥却似对身旁的一切无知无觉,一双美目茫然不知所视,神情也是呆愣愣的,直到一双粗糙的手用力捏住她的脸,一阵麻痛感传来,才如回过神一般,漆黑的水眸对上那张叫人恶心的脸,耳中回荡着他下流的调笑声,瞬间便知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

毫不理会清峰急怒的咒骂声,明玥扬手便结结实实的甩了那人一个耳光,一脚出去,虽没踢中那人身下要害,却也与他拉开了些距离。幸好手中的剑还在,凭着一口怨气,一个个剑花罩过去,那人一时竟也占不得什么便宜。

清峰与明玥二人联手,又都是不要命的打法,眼见一时无法取胜,那人倒也不恋战,找个机会撒腿溜了,剩下清峰、明玥二人累倒在地,更兼浑身伤痛,哪里还去管他。

此时的清峰自是没了之前的嚣张冷漠,跪在明玥身前,紧咬双唇,哽咽无言,痛不欲生。明玥早对他无感,对他涕泪交流的样子瞧也不瞧一眼,只觉烦躁的很,以剑撑地站起身来慢慢走远。清峰本欲跟上,知她此时定不愿多见自己,亦知往日里自己有多伤她的心,无颜再跟着她回明月堡。

简单处理好身上的伤之后,无处可去的清峰,还是回到了明月堡,认真打理起明月堡中的事来。堡中众人见到久不露面的新堡主异常高兴。清峰本就聪敏,师父师母又悉心教导,一旦上心,明月堡很快便恢复了楚南天在世时的风光,再一两年后,已比原先更甚。

首发欧锦赛线上买球:/novel/valodkqf.html

清风明月楼(一)的评论 (共 6 条)

  • 香山雪痴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残影
  • 今生依梦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欧锦赛线上买球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