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健康

我若征天 第六十七章 你该死

发布时间:2019-12-05 07:23:54

我若征天 第六十七章 你该死

破竹一刀照陈蛮当头劈下,只见陈蛮大手一挥,手中像是捏着个极xiǎo的玉石物件,就硬是靠此物件挡住了王升的快刀。

王升本对自己这一刀信心十足。

他自信即便是取不了陈蛮性命,这一刀下去也能够让他境界受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刀就被陈蛮这么轻描淡写的给接下了。

在两件法宝相撞之际,王升眼尖的看清了陈蛮手中所持之物,是一截像是断了的笛子,更重要的是,那笛子的末端还刻着扎眼的宇文二字。

远古八族时常来往交流,王升更是曾有幸陪王家一位长老去过西域,有些见识的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截短笛不似作假。

“你不是陈蛮,你是宇文家的人?”王升一时间有些疑惑,那金环大刀也在犹豫片刻后被他收起。

陈蛮则是神行快速朝后掠去,低头看了眼完好无损连个刀痕都没留下的幻音笛,哈哈大笑三声,“我就是陈蛮,后会有期!”

此刻那幻音笛真正的主人,正在被一个引气期二品的高手追的满山乱窜。

没办法,他不光是幻音笛,连剑丸都输给陈蛮了,更何况两者之间实力的差距,打又打不过,就只能跟只没头的苍蝇一样满山乱飞。

“王家的人,你要我説多少次,我是宇文浩然,西域宇文世家第九代嫡系子孙,你敢杀我?”宇文浩然边跑还不忘朝身后喊道。

然而那吊在他后头的那位王家之人,对此却权当一个笑话?

宇文家的人

?真是好笑,宇文家的信物都拿不出来,若真是宇文家嫡系子孙,他倒还真不敢随便下手。

那人似乎也报着猫戏老鼠的心思,始终和宇文浩然保持着一定距离,却又不急着追上,反而一路上没少和猎物説笑。

“xiǎo子,我不知道你在这偏僻的凉国是从哪听説到西域宇文家的,不过就你这穷酸样子,打了半天两个像样的法宝都没有,也好意思説自己是宇文家的九代嫡系?”

这人可没有王升那么好运,有幸曾经去过宇文家的核心处,此人就算是去西域,也是为王家铲除某个人,对宇文家更是了解不深。

若是换做王升在这里,即便当年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他也能很快的记起,自己正在追捕的正是那宇文家第九代嫡系半diǎn不假。

然而这位则是不知情人,好像玩腻了猫戏老鼠的游戏,那引气期强者恐怖的飞行速度瞬间在其身上爆发。

只见他身子化为一道残影,一瞬间掠过了几十棵山上的参天古树,呼吸间便将宇文浩然反超,落在宇文浩然前面半步之地。

还没等宇文浩然露出惊惧的目光,那王家之人便是一拳砸下,此人并不使任何兵器法宝,他的法宝全在手上。

那只手套倒是和陈蛮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一拳狠狠砸出,光是拳头上附带的拳芒,就不见得比寻常剑气差到哪去。

若是不出意外,这一拳砸在宇文浩然面门上,断然能绝了宇文浩然的生机。

然而当那一拳落下时,残酷的现实却使得王家之人心里咯噔一跳,因为他面前的宇文浩然,此时就跟那蜃像一般随风而散。

“幻术?”

那王家之人面对眼前这一异象,个反应就是幻术,但随即他两眼的瞳孔又骤然一个收缩。

什么样的幻术,能让一个区区聚灵期的xiǎo鬼施展起来,竟然能迷惑了一个引气期高手的心境,那王家之人顿觉大事不妙。

“不好,宇文家的惑心术!难不成这xiǎo子还真是宇文家的九代嫡子?宇文浩然!”

此人在从王家赶来之前,就已经有人叮嘱过他,炼器宗确实是有宇文家的人,让他们行事xiǎo心莫要对其痛下杀手。

这时那王家之人强行用灵气护住了自己的心脉,破开宇文浩然的惑心术后,他的脸色经过几番变化,终变的一脸峥嵘。

凭宇文家那帮老东西出了名的护短,我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已经是死不足惜,到时候王家定然不会保我。

既然这样,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此人在心里已有了定计,当下便开始四处搜寻宇文浩然的下落,势要在宇文家那帮老东西赶来之前除掉宇文浩然,到时候来个死无对证。

与此同时,在西域的某个地方,三名老者正围着一个玄奥的阵法盘膝打坐。

从他们头发上的一层白霜,以及衣袍上的灰尘来看,他们坐在这里已经不是一日两日。

此刻这山上正刮着堪比利刃的风沙,但凡有沙尘经过这三位老者,都像是臣民见了君王般,自行避让形成了一处真空。

就在这时,他们三人围坐的那个阵法突然间光芒大放,只见三人同时睁开双眼,眸子里爆发出一团精芒。

待他们起身时,身上的白霜寒露以及微末纤尘都已尽数被震开,三人身上皆是爆发出不俗的灵气,展现出各自惊人的修为。

“浩然那xiǎo子让我们三个老家伙在这里整整守了三年,如今总算是有消息了。”三人里一个相貌和蔼的老者开口説道。

另外二位同时舒展了一下筋骨,其中一个精瘦老头桀桀笑道:“别説了,赶快过去吧,既然那xiǎo子能通知我们,想必王家已经忍不住了。”

三人起身后始终有一位老者闭口不言,虽然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此人的修为却明显要压过另外两人一头,自然流露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只见那气势如虹的老者抬手轻轻一挥,便有十几个身影从四面八方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落地后共是十八人。

这十八人身穿宇文家的仆役制服,各个衣服背后绘有宇文二字,此时皆是单膝跪地,却都是引气期的高手。

“见过三位长老,不知长老有何差遣。”那十八人面向三位老者,动作整齐划一,开口声音一致,显然是受过宇文家的一番调教。

“出发,去凉国炼器宗。”那自打睁眼开始就没説过一句话的老者突然开口,説罢他便率先踏入那光芒大放的阵法当中。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十八个强者仆役外加三位长老,同时没入那阵法当中消失不见,随即阵法光芒消弱,开始崩溃。

在宇文家核心深处,一间阴暗潮湿的地底密室里,躺着一具石棺,棺椁无盖,里面正静静的睡着一个中年男子,面容祥和。

当那高地上三位老者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里时,石棺里那中年男子依旧双目紧闭,但却缓缓开口。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么,仙君头骨,你们可一定要为我拿到啊!”説罢,那中年男子便不再开口,重新归于沉寂。

八云山炼器宗附近,宇文浩然才用惑心术扰乱了那王家男子的心智,便立刻伺机一头扎进附近一片密林中,此刻正停在一根树枝上。

他手捧一件罗盘法宝,上面正浮现出一串串的铭文,正是这些具有沟通空间能力的文字,在此处和西域之间架起了桥梁。

这时那追捕宇文浩然的王家之人正往这头走来,一边走还一边开口,“xiǎo兄弟,刚才那招是宇文家的惑心术吧?”

“我已经知道你是宇文家的人了,还望你现身一见,接受我对刚才不敬表示的歉意。”

这人虽然嘴上説的一套妙语,但其身上无时无刻都在流露的杀机,却怎么也骗不过宇文浩然。

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宇文家的人,你还不快滚,留在这里作甚?这是宇文浩然现在的想法。

就在这时,宇文浩然手里那罗盘突然间发出极为刺耳的鸣叫,仿佛一千只飞鸟在争相啼鸣,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了那王家人的注意。

那人循声看去,立即发现了宇文浩然的藏身之地,脚下如雷霆炸开一般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整个人顿时从原地弹射飞起。

宇文浩然看着眼前越来越接近自己的身影,瞳孔一个收缩,就连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那王家之人近身时,直接一拳轰向宇文浩然的头颅,全然不记得刚才所説的话,反倒是这一拳用上了十成十的力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宇文浩然手中的轮盘突然间亮起一道刺眼的光芒。

那光芒好死不死的照在那王家之人的眼睛里,就在他闭眼的瞬间,宇文浩然身前便多出了三个老者的身影。

原本慈眉善目的老者见此一幕,一身修为顿时尽显而出,对着那王家之人轻声説道:“王家的走狗,你该死!”

老者话音刚落,随后现身的十八位高手中,顿时分出三位联手将那王家之人制服。

他们都是引气期的强者,然而那王家之人却只是引气二品的修为,无论如何也敌不过三个同境界的人联手出击。

就在他被擒住时,那王家之人还不忘对三位老者谄媚笑道:“三位前辈,刚才我不过是一时昏了脑袋,请前辈饶命啊!”

这时与慈善老者并肩而立的精瘦老者开口。

“制裁吧,一个王家养的狗也敢对我宇文家九代嫡系动手,杀了他,我就不信王一甲还敢来找我理论。”

河北省临漳县人民医院
西京医院金明安
成都好的癫痫病医院
甘肃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
绵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