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教育补贴频被冒领是何原因

2019-02-28 04:52:21

教育补贴频被冒领是何原因?

为多领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湖北省阳新县受义务教育学生人数频频闹鬼。在官方统计信息中,蹦出几千名在学校难寻踪迹的学生领此补助,甚至一些本不存在的幽灵学校,仍在领着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6月4日《中国青年报》)

湖北阳新县骗取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的这种行为,绝非首创,也非孤例,只是骗取这种资金中被发现的又一新案件。今年初媒体就有报道,安徽界首市虚报学生人数,多获得1000多万元义务教育补助资金。而更早一些,广东也出现过25县虚报学生数目骗取千万财政补助金的事。这就是说,骗取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金的事是屡屡发生,频频闹鬼。

农村教育补助岂容冒领?

今日湖北阳新县的东窗事发,不过是将这种并不高级的骗补大法发挥到罢了:譬如当地一个白沙中学上公布的领补贴学生人数为5266人,比较之下,学校公布的人数与公开上公布的人数竟然相差3119人;再譬如除政府公开的学生数有以少报多的情况外,一些本不存在的幽灵学校也在领着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

设立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的初衷,在于巩固普九成果,确保义务教育阶段各项惠民政策实施到位,切实减轻农民负担。经费的发放不仅事关财政效率,而且关乎教育公平。

近20年来,在财政对教育投入捉襟见肘的现实语境下,一方面是嗷嗷待哺的贫瘠现状,另一方面却是各方大吃教育支出的唐僧肉此般吊诡,该打屁股的只是行骗者?

有两点是肯定的:

一者,为确保农村义务教育中央专项资金及时、规范支付,财政部、教育部于2006年专门印发了《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中央专项资金支付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确保专款专用,不得截留、滞留、挤占和挪用,可见制度防骗并非没有未雨绸缪;

二者,学校的数据再天花乱坠,都绕不开当地教育部门的统计门槛,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里应外合,上报的数据又如何能骗得过资金发放部门?对于动辄双倍,甚至四倍乱报数字的学校,乃至子虚乌有生于纸面上的幽灵学校,查实无需多大工夫。

笔者一个直接的疑问是:义务教育补助金是监管不力,还是压根儿就没有监管环节?行骗手法毫无技术含量,骗局却屡屡得逞,资金数额巨大,主观恶意昭然若揭既然企业骗税有刑罚伺候,那么,有关教育部门或职能部门,如此胆大妄为地骗取国家财政资金,又该祭出怎样的惩罚?

财政支出的每一分、每一厘,都当有起码的防骗技术与惩骗力度。(财经)

幽灵补助金到底有多荒唐

教育经费向来捉襟见肘,尤其是农村,4%的比例,空喊多年,未能落地。现在,终于有了两免一补,贫困学生因缴不了学杂费、解决不了食宿困难而辍学的现象,从理论上来说,不复存在。但是,补贴标准依然偏低。

六一前夕,曝出浙江淳安的山区学生,顿顿咸菜拌饭;贵州山区学生,3元一顿的中餐吃不起,竟然以凉水充饥本该惠施到这些可怜孩子身上的钱,本该让苍白的教育增添一点血色的钱,竟被如此鲸吞,何其荒唐!

一所农村中学,多出的幽灵学生竟达3000人,甚至还有根本不存在的幽灵学校这肯定瞒不了学校老师,瞒不了当地政府,更瞒不了当地教育局。只有各方协力合骗,才能设骗成功。

那么,可以断言,本该诚信度的师表、党性和原则,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几乎荡然无存;而师表也好,党性也罢,更不用说原则了,肯定还会不断地被念叨在嘴上,书写在纸上,甚至张扬在会上。

冷酷的反讽意义在于:所有这一切,在这些地方,除了自欺欺人,还有什么价值可言?由这样的学校、教育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构建成的育人环境,你说何其荒唐!

阳新人口近百万,按通常比例,一年新生人数多一万左右。如果一所中学就多出3000幽灵学生,其它依照此法炮制的幽灵学生当不在少数;如果再加上若干只存在于文件中的幽灵学校,全县冒领总额,必将非常可观。负责拨款的省一级,或者市一级,没有理由惘然无知。

具体到某个学生,固然无从核对;但稍加筐算,不难发现破绽。一个百万人口的县,任由多出如此惊人的幽灵学生,成功冒领走至少数以百万元计的补助金,实在是难以想象的荒唐!

当然,发生如此有组织、成规模冒领补助金行为的地方,经济通常是不发达的。也许单靠额定的补助金,尚不足以维持教育的正常运行;深入地了解一下,也许还会发现,如果不增添冒领的部分,这些地方的学校和老师,可能会显得特别可怜,特别值得同情。我不知道阳新是不是这种情况。

纵然如此,我仍然以为,阳新县不该出此下策。用卑劣龌龊的手段,兴办不出纯洁、崇高的教育。为了维护应有的公平、正义,除了彻查一切类似的冒领行径,也该调整一下补助政策:甘霖普降的同时,理应加大对薄弱地区的补助力度。与其多寡不均,逼良成娼;不如合法、有序地分多润寡,以体现应有的公平。(红)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治疗鼻塞咳嗽的药
发热高烧不退怎么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