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生活

救病儿尽全力连轴转是常事发现身边走近白大

发布时间:2019-11-09 19:39:33

  救病儿尽全力 连轴转是常事(发现身边·走近白大褂②)

  “住进来的患儿都是重症,那一个都不能掉以轻心,警报声一响,就要赶快去处理好。女孩的情况远比想象中复杂,从主管医生到钱素云本人,每个人都为这个女孩捏了一把汗。“因为工作需要,我们这里的护士都练成了多面手,不仅可以给孩子洗头,甚至还能帮孩子理发。

  图为医护人员正在为一名患儿查体。

  资料图片

  看更多内容

  扫描二维码

  走廊墙壁上贴着维尼熊等卡通图片,柔和的阳光穿过淡绿色窗帘,患儿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医护人员低声讨论着患儿病情……这就是北京儿童医院的儿童重症监护病房(PICU),专门收治29天到18岁的重病儿童,被称为“守住孩子生命的一道关口”。PICU科室主任钱素云在这里奔忙了19年,她和她的团队辛勤耕耘着这块田。

  病危患儿考验心理,经常24小时不合眼

  早上8点,正是病房交接班繁忙的时刻。医生们进行着常规检查,护士们则逐一帮无法起身的孩子们擦身体、测体温、输液。

  “滴滴滴,滴滴滴……”这时,一张病床的监护仪器突然发出速度极快的警报声。病床前马上围拢起四五个医护人员,插管的插管,输液的输液,并不时讨论着下一步的操作。

  这个孩子怎么了?“不要紧,这是医生在准备进行检查,患儿身体有了应激反应。”这天在病房里值班的是PICU副主任王荃。她说,像这种情景,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

  “住进来的患儿都是重症,那一个都不能掉以轻心,警报声一响,就要赶快去处理好。”王荃说,“沮丧的是,有时候千辛万苦,眼看患儿情况逐渐向好,却突然急转直下。”这对医生的心理而言是个考验。

  “能在PICU工作的人,去那儿工作应该都能胜任。”钱素云说,“在PICU当医生,除了要有个好身体,心理上也要比较健全。遇到家属放弃治疗或抢救失败,时常会感到沮丧和挫败,医生必须学会自我调节,不能遇到紧急情况就乱了阵脚。”

  PICU的医生和护士分白班、夜班工作,但经常连轴转。“夜晚比较凶险,有很多危重的孩子是夜里紧急转来PICU的,夜班的医生护士必须时刻关注患者的情况,随时做出相应对策。即使到了交接班,如果患者情况一直很危险,作为时间接触孩子、了解更多信息的夜班医护人员,也有继续留下来,确保患者的安全。”钱素云说,有时医生会从前一天下午4点多开始上班,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晚上六七点,中间都不敢合眼。而这,在PICU已经是常事了。

  擦身喂食都包圆,孩子脏了自己也不舒服

  几年前,一名当时只有12岁的唐山女孩,被救护车紧急送来。几种病菌同时感染,让这个原本就有肺结核病的孩子生命垂危,其他医院和科室认为已经没有希望,拒绝再给她诊治。北京儿童医院PICU是她的希望。

  “你们看,这是她当时的片子,肺部全是囊泡。我们给她上了呼吸机。”钱素云指着电脑上的照片介绍,接到任务之后,他们二话不说,立即将孩子收入病房。

  女孩的情况远比想象中复杂,从主管医生到钱素云本人,每个人都为这个女孩捏了一把汗。从肺部严重感染到并发急性胃扩张、胃出血,再到突发肝衰竭……经过两个多月抢救之后,成功救回了孩子。

  现在,小女孩已经读了中学。前些时候,为了感谢钱素云的救命之恩,小姑娘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北京,送给钱素云自己做的布艺小蛋糕和祝福卡片。

  除了惊心动魄的抢救,由于患者年龄的特殊性,PICU还是考验医护人员耐心的地方。躺在病床上的一名十一二岁的男孩,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男孩丧失意识,时不时流口水,护士轮流照顾,为他擦拭口水、检查输液情况。上午的查房结束不久,一位护士正准备坐下来整理资料,突然发现男孩解了大便,立刻开始清理。孩子有点胖,她又喊来几个帮手,合力翻动男孩的身体。很快,秽物就被清理完毕。

  “那个孩子身上脏了,我们自己身上都会不舒服。虽然他们大多没有意识,但也一定要及时清理干净。”护士长李广玉介绍,为了预防交叉感染,PICU一般不设陪护,所以护士每天的工作不仅是做治疗,还包括洗头、擦身、换纸尿裤、喂水喂食等。

  “因为工作需要,我们这里的护士都练成了多面手,不仅可以给孩子洗头,甚至还能帮孩子理发。”李广玉说,“我跟大家开玩笑,如果那天失业了,我们还可以开理发店。”

  孩子夭折,家长仍为医院基金会捐款

  几年前,PICU接收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小患者。因为严重的脑病,他需要在北京某医院做干细胞移植。但是因为术前身体状况太差,不符合手术条件,只好先住在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孩子没有吞咽反射,呼吸也不好,气道管理要求很高。”钱素云介绍,在他们的努力下,孩子终于能够支撑着做了干细胞移植手术。但不幸的是,手术后孩子情况还是不好,没能挺过生死考验,在儿童医院离开了人世。尽管如此,家长认为,虽然孩子走了,但是大家已经尽力,还是非常感激医务人员的努力。

  为此,孩子家长要把住院费剩下的几万元送给医务人员。“那时我们还没有基金会。”钱素云说,她当时就建议孩子家长,钱不要给医务人员,一定要留,就留在住院处,如果有其他小患者费用不够,就用来帮助他们。孩子家长欣然同意。后来,医院成立了基金会,这位家长继续坚持捐款,累计30多万元了。

  “医疗纠纷,很多都是沟通不到位造成的。”钱素云说,多做换位思考,站在病人的角度看待问题,在医疗质量上下功夫,大多数患者还是能够理解医生工作的。钱素云相信绝大部分患者和家属都是善意的。

  《 人民 》( 2015年07月03日 13 版)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

电视
智能
民生理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