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教育

郭元鹏别让份子钱骑马难下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4:13

  郭元鹏:别让份子钱骑马难下

  春节期间,在湘西北乡村走访发现,愈来愈重的“人情债”让农村群众苦不堪言,不少农民兄弟一年的收入还不够随“份子钱”,被拖累的农家往往陷入丰收不增收的怪圈。(2月6日新华) 在这条报道中,采访到了一位叫刘春利的农民。2013年他在外地打工的收入是7万元,回家过春节的时候仅仅几场酒席的份子钱就花去了5万元,这样的人情债的确让人苦不堪言。 尽管说,这样的花销是人情消费是私人行为,想花多少那是个人的意愿。而实际上则不然,这种份子钱对于很多草根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表面上很甜蜜实际上很苦恼的负担。对于笔者而言,我倒是想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我们可以从制度的角度,对公款送礼,对官员人情加以限制戴上紧箍,是不是对于私款送礼的份子钱也需要有个制度层面的限制?如果在制度层面上也能有所限制,对于那些被份子钱“连累”的民众来说必然会是一个“下台阶”的柔情出口。 中国人先来讲究礼尚往来,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这样的礼尚往来原本是高尚的。但是,当这样的份子钱成为了一种负担的时候,是不是也让份子钱原本应有的意义消失了?份子钱不龌龊,这是民众沟通交流的智慧,因为有了份子钱这个载体,才使得民众之间的距离变得短了。维系了亲情,维系了友谊。任何事物都不是仅有好的一面,份子钱也是这样,它在维系亲情和友谊的时候,也伤害了亲情和友谊。 正如这条报道中提及的农民刘春利,他辛辛苦苦外出打工,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一年积攒了7万多元辛苦钱,仅仅一个春节喝喜酒的钱就花去了5万元,对于他来说这笔花销是巨大的,甚至会因此影响到生活。 固然,人情往来是双向的,你给了我我还会给你的,大家都没有损失。而实际上表面上所没有的损失才是的损失。一方面是吃喝的损色,别人交了这么多份子钱,事主自然需要好好表示一下,就要大操大办,这浪费的就是食物。另一方面,这样不断攀升的份子钱还伤害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表面上看无论是摆喜酒的人还是喝喜酒的人都是笑嘻嘻的幸福。而实际上他们的心理会藏着怎样的无奈?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情让双方都如哑巴吃黄连。 治理公款吃喝也罢,治理干部人情费用也罢,其实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减少浪费,就是理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份子钱也是这样,是不是也需要从文明的高度给私款送礼找个台阶下?比如我们可以从精神文明建设角度出台倡议。对于民间的送礼加以限制,对于民间的礼节加以限制。一是,可以对收礼范围限制一下;二是对于收礼金额可以限制一下;三是,对于吃喝的档次可以限制一下。是的,如果搞这样的限制必然会有反对的声音。可是谁敢保证这样的反对声不是一种虚情假意?谁能保证这不是骑虎难下的份子钱的一个台阶? 公款送礼戴紧箍,私款送礼是否也要念念咒?官员人情有限制,民众礼节也别成野马! 郭元鹏

  :杨虹磊)

电热设备
金融专用设备
天秤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