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教育

女子与丈夫贩卖亲生子被逮捕自己曾是弃婴7

发布时间:2019-06-13 19:37:42

女子与丈夫贩卖亲生子被逮捕 自己曾是弃婴

[摘要 ]阿涛把小静打得遍体鳞伤,可恶的是竟然让小静跪着,向她头上撒尿,把饭倒到地上,让她去地上舔。”

小静

阿涛

“我没打算卖孩子,我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我也苦苦哀求他不要这样,我说我们苦点累点,没关系,熬熬就过去了,可是他不听。”在南充市看守所内,因贩买自己孩子被捕的小静激动地表达着悔恨,“我身上确实还有一些(老公阿涛打的)伤,我觉得对不起他,我对不起婆婆……”

2013年12月9日,南充市顺庆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接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关于“公安部703络贩婴线索查证”的通报后,立即组成专案组,对通报中涉及的两名贩卖婴儿犯罪嫌疑人小静和阿涛的情况进行了调查。12月9日晚10时许,办案民警在高坪区鹤鸣花园将二人抓获。经过进一步调查,小静一共生育了3个小孩,个孩子丢弃了,第二个孩子还养在身边,第三个孩子在安徽被卖掉。专案组于12月24日来到安徽铜陵市,在安徽宣城警方的配合下,传唤了两名交易中间人,他们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随后找到了买卖的女婴,2014年1月15日,经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涉嫌拐卖儿童罪的阿涛和小静被执行逮捕。

在南充市看守所里,通过对两人的采访,华西城市读本慢慢揭开了这段“虎毒食子”背后的故事。

个孩子被遗弃在一个小区

2009年,回到南充后,17岁的小静在和阿涛恋爱两个多月后,突然一天在家中生孩子了,这让阿涛和他的家人非常震惊,而这个孩子对阿涛来说更是打击。

“在我们恋爱的时候,他非常疼我,可是在得知我怀孕,生下小孩后他就变了,会凶我打我,”小静说,怀孕时因为她的身体偏胖,便没有人发现这些异样情况,而这其中也包括自己。在快要临盆的前一周,她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这不是我和他的孩子,我觉得对不起他,怕他心里有疙瘩,便有了把孩子给扔了的想法。没想到我和他不谋而合。”她平静地说着这个事。

“我们崇左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条件不好,年纪太小,根本养不起这个孩子,把他送人吧。”当孩子生下来后,阿涛提出将孩子送走,于是第二天晚上,两人将孩子装在一只菜篮里,先后走了好几个小区,想给孩子找一个富贵人家作归宿。来到一个小区里,放到一户人家门口。

当被问及为什么又把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给卖了的时候,她给出的理由是没钱,养不起这个孩子,想给她找个更好的家庭。[1][2]下一页第二个孩子目前还养在家里

2010年8月,小静又怀上了孩子,接近临产期时,一家人回到了阿涛的老家安徽,2011年9月,他们带着小孩,回到了南充城区。当年12月,阿涛的父母也来到南充打工,顺便照顾孙女。只有这个孩子,目前还在小静的家里。

第三个孩子卖的钱被挥霍一空

2013年1月,小静再次怀上了孩子,孩子生下来不到一个星期,阿涛出去买奶粉,却发现连奶粉钱都出不起,回家后愁眉苦脸的两人合计:不如把孩送了吧。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两人通过络竟然把孩子卖给了一位富商,而价格,只是二万五千元而已。

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在一周内把这钱给花光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阿涛拿着卖了孩子的25000元,在安徽、山东等地游玩了一番,给自己买几千元的衣服,给小静买了一双200多块的鞋子。回南充都是向朋友借的800元。 2013年7月,因为缺钱,阿涛竟又打算把自己2岁的女儿给卖了,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华西城市读本对话小静

“养不起孩子

给她找个更好的家”

1992年出生的小静,今年才21岁,身材偏胖,和同龄人比起来略显沧桑。在广东珠海,小静与一个已婚的中年男子恋爱了,不久,她的舅舅知道此事后,将她臭骂了一顿。小静不得不黯然回到了南充。之后她在上认识了安徽的阿涛。2009年5月初,阿涛赶到了南充看望小静,当晚二人便住到了一起。两人在一起的短暂时间里阿涛的六七万积蓄被挥霍一空。2012年底,小静和阿涛结婚。

“阿涛平时喜欢赌博,输了不少钱。”小静说,因为赌钱还在社会上借高利贷。两人平日里没有工作,小静的家人给阿涛介绍了一份每天可以挣150元的轻松工作,但阿涛干了一两个月就不做了,整天游手好闲,没钱了就让小静找她的婆婆要。“我婆婆很疼我,我一开口。她都会满足我。”就这样靠着伸手向婆婆要钱过日子。

“我希望等我出去以后,能和他带着孩子,一切重新开始,好好生活”,小静脸上挂着泪痕。

华西城市读本对话阿涛

“与其白白送亾

还不如卖了换来一笔钱”

“我记得几乎每个节日我都会给她买一些小礼物,逗她开心。即使我身上没有钱,我都会找我的朋友借钱给她买。”戴着手铐的阿涛回忆起他和老婆之间的幸福时刻,笑着说。而你很难想象,面前这个白白净净,看着老老实实的年轻男孩会做出这样的事。

“当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完全震惊了,我跟她认识才不到两个月,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说到个孩子,阿涛突然激动了起来,“再加上当时我们都还小,根本就养不起,所以就送人了。”

当问到为什么卖掉刚出生的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阿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悔意,随后冷静地说,“还不是因为没钱?当时我们想到的是把孩子送了,后来我想了想,与其白白送人,还不如卖了换来一笔钱?当时我一说,她(小静)就非常反对,但我还是把孩子给卖了……”

警方问阿涛是否知道自己犯法的时候,他脸上充满了诧异,“我真不知道卖自己的孩子还犯法,我卖自己的孩子能算犯法吗?卖别人的孩子才是啊!”

当采访时间结束的时候,动身准备离开,“我是一个男人!”他叫住了大家,断断续续地说:“都说虎毒都不食子,而我却做了这样的事,我真的对不起我的老婆,对不起婆婆他们给我的帮助。我出去了以后,一定好好去工作,尽到自己的,做一个好父亲,做一个好老公,给他们稳定的生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不能承受的溺爱

小静连哄带骗20余万养母四处借钱都要给

“我和老伴晋中那个医院看癫痫儿晚上10点回到家,在院子门口发现了一名弃婴。”今年75岁的李桂芳(化名)满头白发,戴着眼镜,脸上充满了忧愁,向讲述着自己养孙女小静(化名)的经历。21年前的一个夜晚,他和老伴儿看到这名可怜孩子用布裹着,身上还留有脐带,再三犹豫后将孩子抱回家里,擦干净孩子的身体。“是我手把手带大,睡在我旁边。”当年,老两口已有三个儿女,由于和捡到的女婴年龄相差50多岁,对外李桂芳都称她为自己的孙女。

小静以各种借口要钱养母有求必应

“小静小的时候上学,都是老头子骑自行车来回接送。”在李桂芳的悉心照顾下,小静长大了,性格有些叛逆,不爱读书。初中毕业,便到广东跟着舅舅打工。2008年出走后,李桂芳几乎没有见过小静,但常常联系。“婆婆,我在这边把老板的东西摔坏了,需要600元”,“婆婆,我找到工作了,公司要求给的小静格外疼爱,每次都有求必应。一直到2012年,李桂芳前前后后加起来拿出近20万。

突然,2012年的一天晚上,小静带着男朋友阿涛回南充家里,手里还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不顾家人的反对,痛心孙女的李桂芳悄悄把他们接回了家中住下。

“阿涛经常打小静,阿涛说东,小静不敢往西。”在李桂芳家中的日子并不和谐,“阿涛把小静打得遍体鳞伤,可恶的是竟然让小静跪着,向她头上撒尿,把饭倒到地上,让她去地上舔。”提到这里,李桂芳不禁老泪纵横:“小静太可怜了,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欠债20多万七旬养母捡纸板还债

在李桂芳的家中,在电视真人示范睡前瑜伽修身法柜的右侧堆积着她这两天才捡来的纸板,看着纸板,李桂芳泣不成声,摘下眼镜,用手抹去泪水一直强调:“孩子太小,跟着坏人学坏,希望能够给她重新做人的机会。”李桂芳将每月老两口的三千多元工资拿去还债,留下几百元生活费,还在街上捡纸板来卖,1月22日,李桂芳用近捡纸板满换来的钱给小静买了三条内裤,送到看守所。

为了帮小静还债,李桂芳曾经打算把自己的房子给买了,被社区和家人劝说了。李桂芳在的时候仍然向警方、社区求情,想必孙女虽然可能学坏,但对老人一定很好,可是老人回忆道,“连杯水,连碗饭都没给我端过。”李桂芳的回答令感到十分惊讶,她想方设法四处借钱,得罪邻里朋友家人,都要帮助的孙女,竟然没有尽过一丝丝孝道。(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华西都市报华西城市读本张肇婷实习生梁维女性裸睡处逐数维摄影报道)

原标题:女子与丈夫贩卖亲生子被逮捕自己曾是弃婴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前一页[1][2]

福建癫痫病医院
铜绿假单胞菌感染
鼻咽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