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教育

以下为本次论坛速记整理下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9:31:47

2018年3月25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办的“2018中国(深圳)IT峰会”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亿欧作为支持媒体受邀参加。

出席此次峰会的嘉宾有: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美国斯坦福大学物理系讲座教授张首晟、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郭台铭、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等。

上午11时,高端对话之“数字中国与未来世界”主题论坛如期举行。本次论坛由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主持,参与探讨的有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郭台铭、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

以下为本次论坛速记整理(下):

阎焱:我们大家都在讲数字化,而且大家都在拥抱数字化,作为一个投资人,可能我们要考虑的问题,个是什么东西推动了数字化,第二个数字化为什么能给我们带来好处,而不是坏处,换句话说,它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坏处。另外一个很自然的是我们会考虑数字化的大潮给我们带来哪些新的机会,新的独角兽有可能从哪些领域出来。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除了大家都说数字化好,数字中国好以外,可能考虑比较多的问题。

如果我们回想一下整个人类的进步,大概在前几十万年之前,人类GDP的增长都是差不多的,它是一个水平的增长,只是在过去几百年里面,大概近一百年,经济的增长曲线是陡然上升的曲线。每一次大的科学进步都会把很多国家又重新拉回到同一个起跑线上。有时候媒体给我叫一个名字,我非常不喜欢,叫“中国的VC教父”,我觉得这是非常贬义的,就是说我的年纪大。我今天在这里坐了一下,想了想还真是的,我曾经是王坚的股东,也曾经是郭为的股东,我去台湾坐台铭总的车,我觉得跟他可能没有业务上的联系,但是一想错了,我们投了一个机器人公司在给郭总提供机器人生产苹果。吴鹰更早,我们差不多同时去美国,然后回来,我在个办公室就是在吴鹰的公司里面开的,吴鹰给了我2间办公室。中国VC的发展是随着中国数字化,随着中国互联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在我们刚开始做投资的时候,中国人不知道什么叫VC,那时候都管我们叫皮包公司,因为你确实也是皮包公司。

中国互联发展20年,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从我的记忆中,我们开始的5年在中国非常困难,因为我们那时候要到处游说政府告诉政府互联是怎么回事,然后中间十年非常平淡。但是在过去五年中国企业独角兽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快,中国的企业也快速进入世界500强,今天前世界10名的公司中有2家中国的公司,一个是腾讯,一个是阿里,今后5年前10名里面有几家中国公司,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突然企业加速的现象在过去5年里面出现了?我想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移动互联。移动互联到底给我们中国带来了什么样的竞争优势?我们知道在我们长大的时候,在经济学上,当一个人口大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比较落后的时候,人口是一个负资产。但为什么在移动互联出现以后,中国、印度这样的人口众多的国家突然一下子好像发力了。我想可能有一个根本的原因,这可能从经济学的交易费用理论可以解释这个现象,移动互联的出现,它把我们人能够聚在一块的交易费用大幅度降低了,过去我们这些人作为个体消费者,他还没有达到关键的标准线。移动互联出现以后,它能够把这些没有达到消费水准的团体,把它迅速地用几乎为零的交易费用群聚起来,变成一个具有强大消费能力的团体。

我个人认为今后几年,当5G出现,当IoT出现,就是物联出现以后,给人口众多的国家带来的红利甚至要更大。换句话说今后5年,在前10名的世界大公司里面,很可能中国和美国一家一半,人口不那么众多的国家几乎都会从世界前10的市值公司里面退出来,再往下走10年,有可能中国在前10的公司里面有可能超过美国,一个根本的原因是移动互联和物联的出现,把群聚的交易费用降得非常低。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作为一个数字大国,尤其是AI和5G时代到来,再加上物联,会给我们这样的国家带来巨大的优势。但是由于我们的竞争优势是在规模效应上,我们并没有在技术的本质,在原创技术上,我们还没有具有竞争优势。今后几年我们会看到在IT和原创技术方面,中国和美国乃至世界的摩擦一定会更多。因此,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更加合理的、合规的知识产权保护,也需要我们有更好的一套在国际上跟别人打交道的框架。

总之,我对未来是非常乐观的,比如我们今天在这当着王坚的面,我跟马云也说过,5年之内,谁能够挑战腾讯,5年之内谁能够挑战阿里?我曾经跟Pony有一次聊天聊过,当时我跟他说很可能可以挑战腾讯的公司是城市的信息公司,比如58。结果两星期以后,腾讯投了58。我不知道谁能挑战阿里,腾讯近出来的小程序还是蛮厉害的,这是给中小型企业提供成长非常快的公司,有一个小公司近成长非常快,有可能今年他的销售就会超过京东,叫拼多多,拼多多非常厉害,我们投了一家公司思步,在平台上也是成长非常快的公司,每年都500%的成长。我不知道今后5年谁能够挑战腾讯和阿里的霸主地位,但是我相信给10年的时间一定会有这样的公司出现。

吴鹰:我其实曾经在亚布力论坛上问过马云,互联公司BAT现在做的这么大,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三家应该反过来对社会做哪些贡献,给中小企业提供一些机会,能不能把你们的数据开放出来,合作做一些东西。马云说我们肯定早晚要做这个东西,但是他没有具体回答做什么。马云、马化腾在很多公益上进行合作,大自然保护协会、桃花源等,我问王坚一个问题,从技术层面来讲,这几家公司有没有可能合作把数据在不侵犯你们利益情况下,或者抛开,你不要把你放在阿里的角度,单纯作为技术专家角度来看,这种合作有没有可行性?

王坚:数据是比较敏感,撇开安全、隐私性先不说。我刚才讲这个东西是数字经济的物质基础,没有这个东西谈不上。这个问题其实我到今天为止,我觉得不是公司意愿问题。我刚才为什么提城市大脑这件事情,我举两个例子。个例子,政府老是讲数据打通,你发现其实跟意愿没有关系,他就是不通。原因是什么?大家想一想看,没有互联,大家怎么会想到说我有这样一个社交工具沟通呢?是因为这个基础设施兴起来后,自然而然就会支持这个东西。当然还需要做一些额外工作。这是第二个层面的东西。今天这个世界不是为我们设想的这个世界来打造基础设施的,这是我想表达的非常重要的想法,这是需要很多人很多人。今天物质基础都不是,所以提出城市大脑这件事情是要想告诉大家,其实这个城市需要引进一个新的基础设施,您刚才讲的所谓的共享、分享也好,才有了一个物质基础。这是我想表达的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在这件事情大家要走出一个非常大的误区。数字资产的使用跟传统资产使用非常不一样。大家今天没有理清楚,用我自己的话来讲,开放数据、分享数据是有非常大的语病,甚至非常不准确。数字既不可以被分享,也不可以被分享,但是数字的价值可以被分享。大家想一下Uber、滴滴到底改变了什么东西?Uber、滴滴不是在分享车,这是人类行为一次巨大变化,过去早上从家里出来,你跟父母说一声到哪去,你今天不高兴就不说。但是有了uber、滴滴,你今天去哪这样一件事情可以跟一家公司分享,这是他真正改变的东西。所以背后不是一个意愿的问题。没有这样一个机制,大家也不会去分享我要到哪出行。所以整个机制设想还是为铁路、为飞机、为工业设计的。

阎焱:我稍微补充一下,这个社会,其实数据永远不应该对所有人开放。世界上95%以上人,这个数据对他没有用。还有1%不到的人,数据给他对社会有害。人类社会成长一定是有不同的Block的社会,所以数据的开放是一个双刃剑,如果把数据给IS知道,对社会就是巨大伤害。所以数据安全、数据开放这本身是一个伪命题。

吴鹰:数据有隐私权这个观点我同意,但是数据是两个层面问题,一个是郭台铭先生刚才讲的工业互联,大量的工业数据本身怎么来处理,使它能够做到提质增效,降本减存。个人的数据,你到底拥有权属于谁的?每个人出生天就开始产生数据,婴儿数据基本上是家长掌握做一些事情。但是成人的数据,比如别人查一查我征信信息、资产投资信息,是由那个平台公司收钱。但是如果放在区块链,建立信息不可篡改、可追溯,又保护你的信息,在你用算法算出来情况下,分享以后,你个人得到,其实才是公平的。这个事儿我回应一下我的想法,大家回去思考一下应该怎么用这些东西。

我也想问一下郭为先生,在你们做智慧城市处理大量城市信息,你们做这个过程中,你们觉得地方政府,刚才王坚讲了一下,一个城市数据的规划是重要的,比道路、垃圾处理更重要。你觉得政府现在认识到这一点重要性没有,还是说大部分认识不到,只是一个简单的把它数据化本身这件事情?

郭为:从政府角度,对于数据价值认可现在肯定是高度认可。但是执行过程当中其实难度非常大。王坚讲的观点一部分我同意,一部分我也没有想的特别清楚。确实数据本身存在天然的分割,不同人对数据理解不同。另外很重要的是利益分割。由于掌握这个数据带来巨大利益,他不愿意释放,如果释放出来就丧失了特权。这是今天数据打通过程中困难的问题。从技术角度,今天数据打通,以我掌握的技术的能力,是完全一点问题没有。不管传统的技术还是新的,打通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这里面重要是制度障碍或者习惯性这些东西。

吴鹰:郭总,关于工业互联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郭台铭:你刚才谈到数据公开,在制造领域、工业领域,工业也不仅仅只有制造。农业、建筑物,这里面有大量的数据,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数据这里面数据牵扯到公共的。我们计划是有渐进式对中小企业开放,首先对中下游,物流供应链。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算不算区块链?上下游大家的库存算不算?我们对品质、规格的改变,一瞬间,过去改一个规格,等到修改有一个过程。我们一审,通知大家改掉,这些数据分享。对于虚实经济,互联很成熟。对于制造业,互联刚刚开始。我非常希望对中小企业、不同行业,尤其我们农业大量生产,从生产过程中分享制造所带来的。我们从学习到的怎么样利用互联、怎么样利用制造,这种叫互联+,我们做了几件事,云计算,再加上现在我们的平台。我们很愿意对中小企业、对不同行业,把我们经验,数字化经验,对数字判读的经验、解析能力的经验,变成开放。另外一个是云计算,我们叫做核心计算、物计算,我们认为核心的,其实掌握数据基准的,掌握数据在互联云。我们认为我们数据会大量向中小企业、其他行业开放,对我们工业互联是一个开放性的平台。

吴鹰:大家都看到中国发展虽然面临一个新的时代、新的挑战、新的机遇,包括欧美越来越把中国作为竞争对手,甚至潜在的敌对方这种情况下,中国怎么发展。由于我们目前所处位置,虽然充满挑战,但是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IT峰会丨高端对话之“数字中国与未来世界”(上)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8年合肥其他D轮企业
在线教育案例:混合式学习Blendspace
2014年上海金融Pre-B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