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育儿

开拓 第175章 始作俑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2:34

开拓 第175章 始作俑者?

话説,四人进入代家绿洲,感触各不相同。≧,

不一会儿,远方飞来一只雄鹰,雄鹰背上端坐一干练青年。此人身穿黑衣,一双鹰眼亮晃晃的,额头上一颗大大的黑痣,一看就是精明能干的那种主儿。

近了,青年从高空跃下,还未落地就热情的招呼道:

“文书大爹、二叔,你们回来了!我在此恭候多时了,爷爷见到你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货竟然是早就在这附近等候,可见那个未曾谋面的爷爷对我们的重视。落地之后,青年看向高强和我,激动的道:

“想必你们就是高强哥和高明哥了,咱们代家又添两员虎将啊,哈哈~”

额,这老兄,貌似咱们没有那么熟悉吧。哥两撇嘴不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高强和我此生,看人不准的一次也许就是这次了。

也许是受到哥两的态度影响,他尴尬一笑:

“呵呵,看我见了两位哥哥,激动得忘了自我介绍,罪过罪过啊!”

看这货又是挠头又是憨笑的模样,哥两瞬间觉得,看来他并没有那么奸诈嘛。如此想着,对面小伙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了:

“我叫代潘俊,在家排行老二,有一哥名叫代潘将;两位哥哥应该是次听到我的名字,不过,只要你们回家了,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

哥两笑笑,并没有説话,这家伙真是个自来熟。説起话来倒是一diǎn儿也不生分。説话间,已经拉着我们两兄弟坐上了他的雄鹰。一路上叽里咕噜説个不停,文书和文友则坐上了另一只雄鹰。

雄鹰展翅八千里。虽然没有大鹏万里那么快,但是已经不错了。又飞了数个时辰,眼前终于出现了高大雄伟的建筑群,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古朴之感。潘俊见我们对这个建筑感兴趣,立即介绍道:

“这座古城,名叫代家古堡,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听説是代家祖上大神的杰作。集攻防于一体,内可住人、聚灵……”

一边听“免费导游“讲解,一边自己也使用神识观察,果然不凡,至少我们看不出破绽。

古堡禁止飞行,除非十万火急。进入代家古堡,就不得不换交通工具了,只见文书与守卫低语几句,很快守卫就牵来四匹骏马。

好家伙。竟然也是七级魔兽,神骏非凡。骑上骏马飞驰,竟然都没有伤到大街上络绎不绝的人流,不一会儿。来到古堡雄伟的建筑面前。

建筑仿皇宫建,大门牌匾上大书“身修代家”四个鎏金大字,听説出自大神之手。要是心境不够。光是看看,你就醉了。

哥两盯着看了半天。丝毫没有醉意,不由得嘀咕:

“这什么字啊。我也是醉了!”

“呵呵,两位哥哥不必沮丧,能够盯着看那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就敢瞥一眼而已。”

这家伙哪里知道哥两话里的意思,毕竟这个高深的词汇来自地球。话説,哥两此刻已经彻底改变了对眼前这货的看法,即使没有使用思修和心修,我们都确信:有这么一个活宝兄弟,错不了了。

在文书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这神圣的“皇宫”,依次经过了广场数个,台阶无数,看到巡逻卫兵数队。终于,家主殿出现在眼前。

我们被带进宾客厅,仆人送上水果和香茗,过程中,文友不停的问,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爹妈?文书苦笑不已,只能説咱们再等等。

不一会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青年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带来一股特有的男子汉气息。这货谁啊?这么不顾形象!

“听説二叔回来了,还带来了堂哥和堂弟,这真是太好了!”

我靠啊,这人比起潘俊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文书皱了皱眉头,喝道:

“看看你这身,还不赶快回去洗洗,见到二叔别失了礼数;这孩子平日不是这样的,二弟你别见怪。”

对面这货嘿嘿一笑,似乎有diǎn尴尬,但是并没有离去,而是一甩头,作潇洒状道:

“各位观众,我就是英俊潇洒、玉树凌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代潘将!今日本来正在校场练兵,听小的们説二爷回来了,心中一激动,忘了礼数,还望二叔不要见怪!”

“原来是潘将,好小子,小肌肉不错;好好努力,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小叔子谬赞了,我儿哪及两个侄儿呀!这两个不成器的,不过是沾了祖上的光,资源比较丰富罢了;反倒是两个侄儿,哪怕艰苦也是甘之若素,深得小叔子真传,虎父无犬子呀!”

屋外的声音顿了顿,娇喝道:

“潘儿,你太不懂礼貌了,就连人家从边陲之地来的兄弟都要笑话你了,还不赶紧去洗洗!另外,带上你这两个新来的兄弟,也该让他们享受一下家族的温泉!唉,可怜的孩子,从小就受苦,今后认祖归宗,收拾打扮一番,不也是一表人才么?”

潘将正待继续表现一番呢,哪知屋外传来老母的尖锐声音,顿时面色难看,闭嘴不言了。灰溜溜的就要拉着高强和我去泡温泉,但是他拉得动么?运功拉了几下没动静,生怕再次失礼,也就作罢;但是心中却埋下了争强好胜的种子,他是骄傲的,可不信穷乡僻壤能够培养出多么的人才。

随着声音,缓缓走进来一个丰满的红衣美妇和一个瘦弱的素衣老妪。美妇全身上下珠光宝气,穿戴的首饰之多,简直就是暴发户;老妪则就像是普通老百姓家的老奶奶,全身上下一件装饰品也无,而且眼睛皱巴巴的眯成一条线。需要红衣美妇的搀扶才能看到路。

再説屋外传来的声音,肯定是红衣美妇説的了。咋听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在赞扬高强哥两呢;但是文友一听。就怒了,冷冷的道:

“小儿一切安好,不烦嫂子费心!”

如此**裸的嘲讽,就算是我,也听得一肚子火气;偏偏潘将两兄弟一脸茫然,难道他们并不知道以前发生的事情?思修毫无罪恶感的感知一番:

果然如此,潘将他们非但不知道,而且长辈对他们灌输的思想是:他们的二叔从小就很,所以选择了外出历练。乃是所有族中子弟学习的榜样……

看到这些对外出学习的族人表扬的内容,我简直是瀑布汗啊,也不知道家族这么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説潘将两兄弟,也就与我年龄相当,加上没有外出历练,对于很多事情,还是很天真的,对他们。倒是生不起气来。

但是这个大妈的思想,就太狭隘了,一心只想着将家族大权揽在自己的怀里,也不看看自己的怀抱是不是容得下;换句话説。就是自不量力。

先不説老爷子会不会同意,就算是其他元老,也不会允许的;家主这个位置。那些元老谁不想做?一个女人,即使是家主长子的女人。又能有多大能量呢?

颤颤巍巍的老妪,思想之中果然充满了对儿子的思念。以及愧疚。看到文友的那一刻,她浑浊的老眼竟然奇迹般的闪过一道精光,随后泣不成声的扑倒在文友宽大的怀抱之中。

文友本来对她还有一丝芥蒂,但是看到她憔悴的面容,就软化了,任由老妈在怀里抽泣,而他能做的仅仅是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她骨瘦如柴的背。

高强和我也默默的走到爸爸身后,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素未蒙面的奶奶…….

许是见不得文友母子团聚,大妈尖锐的道:

“老妈你这是做什么,要是让外人见了,指不定説我对你不好呢;我对你如何,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

老妪一顿,果然不哭了;我敏感的捕捉到了奶奶眼里闪过的不奈,略一感知:

原来奶奶名叫梅晓芬,也是梅家人。

文友童年才俊,引得多少大家闺秀倾心;而他的大哥却天生憨厚,比较迟钝,相貌平平,怕是难以找到合适的对象;当然,外界并不清楚。

于是,代太元夫妇决定使用李代桃僵之计,利用小儿子的文才,为大儿子寻找一个良伴。许多美少女上钩了,其中一个丰满的美少女智计出群,文友大哥文志对她情有独钟。此女名叫梅珍,梅家家主幼女,独占鳌头。

一开始,事情进展非常顺利,眼看木已成舟,即梅、代两家家主已经缔结婚姻。也不知谁走漏了风声,结果,弄巧成拙,让梅珍嫉恨上了几个始作俑者。

其中,梅珍恨的,莫过于文友与剪莱。她认为,就是文友和剪莱毁了她一生的幸福,于是处处阴谋陷害文友,污蔑剪莱。阴差阳错的,剪莱也是那次上钩的女孩,只是她很幸运,文友对她一见钟情。

同时,她也很不幸,文友家里两老并不那么喜欢她,加上梅珍从中搞鬼,剪莱也遭受了许多苛刻的考验。欣慰的是,苛刻的考验并没有难倒剪莱,黄、代两家也算是默许了他们,梅珍颇有挫败感。

直到文友毕业,她终于又找到了机会,一个让文友向她低头认错的机会,棒打鸳鸯的机会。

但是,让梅珍失望的是,文友并不买她的账,即使被逐出家族,也没有低声下气向她求饶一句。剪莱就更不用提了,两女曾经斗过不止一次,剪莱虽然修为低一筹,但是嘴上功夫不知高出了她几条街。每每想到此处,梅珍就气得直跺脚,却也无可奈何。

当然,她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变本加厉的在文志耳边吹风,让他不要替文友求情;另一方面,威胁梅晓芬,要是替文友求情,她就离开文志!

当时,梅晓芬对自己二儿子的聪明才智,以及自力更生的能力那是一种信任;相反,对自己的大儿子终生大事很是担心。因此,她保持了沉默。然而,终究受不住良心的谴责,每每以泪洗面。

这样的结果是,眼疾复发,需要人照顾。梅珍虚情假意的照顾老母,“无心”的説了许多令她痛不欲生的话,眼疾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梅晓芬心知,这是她的报复,却为了大儿子的幸福只字不提。

从奶奶思想之中,感知到这样一个故事,我还能説diǎn什么呢?狗血,也许就是我的形容词了。

至于梅珍的思想,我要毫无愧疚的全部感知一番,哪知才感知到部分内容,就被她身上一件护心罩阻挡了去路。赶紧撤回,发现高强闷哼一声,看来是硬撞失败的后果。梅珍不疑有他,冷笑不止。

却不知道,我们已经得到了部分消息:原来她是感觉此生爱情很失败,想在事业上追求极大的权力,来达到心理平衡。然而自己又没有实权,于是与姐夫戴喜庆合谋,愚弄文志,欺骗代太元,达成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惜的是,并不清楚他们的密谋是什么,我该怎么做呢?未完待续。。

p:这是一个烧脑的故事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号
北京前海医院预约专家
保定治男科医院
赣州医牛皮癣医院
宿迁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