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养生

卿本多娇之双瞳第四十三章收服雪狼王

发布时间:2020-01-24 09:47:13

卿本多娇之双瞳 第四十三章 收服雪狼王

“去吧,危机时刻,帮帮他们。”一道白光闪过,男子半卧假寐的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刻的夕染已经即将走出禁地之中的火海部分,此刻夕染所站的地方很美,美的惊心动魄,前一步是碧蓝的冰天雪地,后一步则是漫天的火海,都是接地连天,全全的红蓝相应,离开火海部分,夕染撤掉了防护,走进了冰天雪地中,而此刻的夕染不知道,这一次的走入,即将遇见那个她生命中为重要的人

嗷一声狼叫响起,夕染皱紧眉心,戒备的看着四周,不会这么倒霉吧,她心里如是的想,毕竟在火海中除了昏迷时遇到的村落,因幸得了姣邸与水灵子,就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事物,而此刻,自己前脚才踏入冰界,后脚就听到了类似魔狼的吼叫,夕染感觉自己进入冰界的时间没看好,怎么就这么到没的让自己在这么恰巧的时间进来了。

狼嚎声还在继续,夕染聚精会神的看着四周,只见一头壮硕的浑身雪白的头狼,漫步的走了出来,一双绿油油的狼眼,甚是骇人,眼眸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它直勾勾的看着夕染,仿佛夕染如今只是它盘中的美味了一样,它仰天接连的嚎叫了几声,既然突然浑身紧绷,因为不论什么种族的狼,都是群居动物,它们不可能单独行动,所以,刚才这头魔狼可能是在召唤同伴。

坚信着先发制人的理念,夕染突然运起全身的功法,袭向魔狼,而魔狼则轻巧的多了过去,夕染的攻击对它而言,在它眼里连挠痒痒都不算,只见魔狼满眼轻蔑的表情,然后晃动了一下浑身雪白的狼毛,之后就那么大刺刺的坐在了冰面上,不在理会夕染,而夕染见魔狼如此,顿时气的七窍生烟,被一只畜生如此看轻,夕染平生还是次,意念一动,硕大的白色羽翼便出,夕染随之飞上天空,寒冰炼狱的技能全出,攻向魔狼,而原本还悠闲的魔狼在实打实的受了夕染一击后,有些愤怒了,它仰天一声怒吼,便向夕染冲来。

见到如此,飞在空中的夕染没有动,心里想到,这个傻x,我在天它在地,这么凶猛的冲过来,有屁用?但是还没等夕染骂完魔狼的愚蠢,只见魔狼四肢狼脚同时长出了四对小翅膀,它就那么借着小翅膀形成的浮力,向空中站立的夕染冲了过来,夕染回过神来,连忙转移身体,飞向别处,而愤怒的魔狼则在身后穷追不舍,那双因为愤怒的狼眸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靠,没完没了了,夕染心中暗骂,这畜生欺人太甚了,此时的夕染完全没有看到后面魔狼放出的巨大能量球,后背一阵剧痛,翅膀羽翼上的羽毛,飘落而下,夕染从空中直直的落到了冰面上,原本平滑的冰面因为夕染极大的下坠力,而砸出了巨大的坑洞,轰隆一声,夕染破冰而出,发丝凌乱衣服有些狼狈。

嗷,破冰而出的夕染很想胖揍一顿,在人背后偷袭的无良魔狼,但是她看到的却不是一只,而是整整一群的魔狼。

“我草”夕染不禁破口大骂,这狼群来的尼玛真的好及时啊,这是要围攻自己的意思么?夕染戒备的看着狼群,暗暗地提力,然后就听见一声嗷的一声,原本呈圆形围住自己的狼群则整齐的打开一个缺口,只见那只偷袭自己的雪白毛皮的魔狼,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走了出来,那一双狼某种满满的都是嘲弄的看着夕染。

意思好像是在说,小样的你不飞了吧,这回知道害怕了吧,怎样,直到爷的厉害了吧;夕染看着表情滑稽的魔狼头头,心里是那个气啊,世风日下,连畜生都知道嘲讽人了,夕染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完全不顾形象了,其实她很想保持良好的形象,但是,面对对方那么庞大的阵容,夕染抱着横竖都是死的心态,不管了,自己累坏了,还是先歇会,省得一会打架没力气。

而魔狼看着夕染那样的态度,有些不解?她难道不害怕?自己环顾四周,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蠢蠢欲动的样子,打了一个响鼻,然后所有的狼都后退一步,安静的坐在了冰面上,狼眼齐齐的看着夕染;此刻闭目养身的夕染,突然有一种阴风阵阵的感觉,身上瞬间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在继续闭目养身是不可能的了,夕染懒懒的睁开双眸,看着数十只油光森森的狼眼,齐齐的看着自己,夕染不禁打了个哆嗦。

真特么的渗人啊,拍了拍身上的冰屑,夕染一脸无惧的看着魔狼头头,挑衅的冲它竖了一个中指,一脸的轻蔑,在夕染以前的认知里,狼都是孤傲的,即使是群居,狼王依旧很独断很骄傲,自尊心超强,夕染就是在赌这之魔狼头头,与普通的六界狼都有一样的通病,毕竟,对付一只,与对付一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唔嗷,魔狼头头有些愤怒了,有一次被同一人看轻,是对自己狼尊严的看清,魔狼头头一双绿油油的狼眸,扫了一眼狼群,意思是,没有他的允许,不可轻举妄动,否则后果,哼哼,只见所有的狼群在接收到自己老大的目光后,皆浑身一阵哆嗦,然后很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所有的狼群皆站起身来,调转头颅,原本狼头向里,而如今确实狼尾向里,齐齐的用狼臀冲着夕染。

夕染很想笑,不论在哪里什么种群,还真都是一物降一物啊,自己如今还有没有以后,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就看这一战了,夕染调动全身的修为,严肃的看着此时狼群围城的圈中,那只的雪白魔狼头头,这一次她没有在挑衅它,她把它当作人类对手来战,她对它表示尊重。

唔嗷魔狼一声狼嚎,便迅速的向夕染冲来,夕染双手动力,双掌抓住了奔来的狼头,一个过肩摔,就把魔狼甩了出去,为了避免再一次受到它的偷袭,夕染随之转身,寒冰炼狱的技能不断使出,这一次,夕染招招狠手,不给魔狼喘息的机会,但是魔狼的修为也不是盖得,在每一次夕染攻击到的时候,都被它险险的躲过,而经过几个回合后,二人皆有损伤,夕染原本便脏乱的红衣,此刻已经变得更加的残破,发丝也沾染上了不知是自己还是魔狼的鲜血,而魔狼头头亦然,只见它原本雪白的一丝杂色都没有的毛皮,也是脏乱的可以,一块一坨的凝固的血液,附在上面,看上去很是狼狈与滑稽。

一人一狼就那么对视着,谁也不让谁,随着她们身上气场的不断外放,一人一狼的身体外侧,都有一个圆形的护罩在不断的变大,这是她们的一招,谁输谁赢,就看这一次了,随着护罩的不断变大,周围被二人打碎的冰块,皆漂浮而起,而围成一个圆形战场的狼群,都在被二人强大的煞气所逼得连连向前,圆形战场不断的扩大。

砰的一声,终于,一人一狼的气罩碰撞在一起,气浪冲的狼群四散开来,东倒西歪,而夕染与魔狼皆受了轻重不一的内伤,谁轻谁重,只有她们自己清楚了,夕染运起仅存的力量,摇晃的站起,然后一步步艰难的向着倒地的魔狼而去,虽然二人的距离不算太远,但是因为重伤的缘故,原本一瞬就可完成的路程,夕染足足走了半刻钟的时间。

终于,夕染走到了魔狼所躺的冰坑旁,然后一点一点的挪动,蹲下身子,用嘴咬坏了食指,随后用带血的食指按向了魔狼的眉心,接着一个六芒星的团便在二人身下显现,契约成。

其实夕染是不想这么卑鄙的契约这头傲慢到可爱的魔狼的,但是自己以后的路还有很长,凶险未知,有一个更够一直跟着自己的伙伴很重要,也许自己是真的寂寞了吧,夕染与魔狼签订的是平等契约,所以只要魔狼不背叛自己,它还是自由的,随着契约的完成,魔狼的身体正在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白光散尽,它又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然后在夕染面前低下了它高傲的狼头,表示着忠诚。

其实狼的世界观很简单,只要有人能够打败它们,它们便会跟着打败它们的那个人,它们尊重强者,所以就在夕染契约自己的时候,魔狼头头并没有反抗,只是默默地承受着契约的过程,随着狼王的臣服,所有被扫离现场的狼群们皆走了回来,整齐的站城一排,唔嗷的嚎叫声,震耳欲聋,它们在向已经不再自由的狼王表示这忠诚,表明他们不会背弃它,在选新的狼王出来,因为雪狼族有一个规定,只要狼王死去或者不再是自由身,那么它们会在挑选出的狼王统领它们,可是这些狼群却宁愿跟着不再自由的狼王,只能说明它们的衷心与感情是多么的深多么的浓厚。

看到这里,夕染不禁想起自己家破人亡的那天,原来有时候,人往往都不如畜生有感情,夕染有些自嘲,嘲讽那些贪婪不知餍足的饕餮之辈,这也更加坚定了她对感情的重视,对伙伴的忠诚,对爱人的矢志不渝

成都九龙医院联系电话
贵阳脑癫医院专家号
石家庄治好白癜风的医院
阳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