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养生

虎口脱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9:06

“铃,铃,铃。。。”  正在学校午休的我,手机突然响起。  “妈,你有什么事吗?”我接了电话。  “你妹妹打电话回来了,她在河北保定。她打电话回来说想在那学点的东西,叫我马上寄5000元钱给她。”母亲在电话里说道。  我愣住了,妹妹失踪好些时日了,这会终于有音迅了。  “她要学什么?”我问道。  “电脑,说是搞办公的。。。。。。”母亲接着说。  我一听,不对。想想妹妹平时在家时,我教她学电脑,她怎么教都教不会,还哭着不肯学。这会怎么了?变的好学起来。我开始怀凝起来。  “你先不要寄钱给她,只告诉她过些时间叫爸亲自把5000块钱给她送过去,顺便去看看她。妈你千万不要告诉娟我还有三天就放假回家了,更不要说你跟我通过电话。”电话里母亲迟凝了一会,也应了我的话。不久,电话就挂了。  2007年6月15号,我飞速赶回家。爸妈再次和我说起寄钱过去给妹妹的事,我听了,叫爸妈不要寄。“你们不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吗?失踪了两个多月,这会打电话回家就只谈钱。家里有电脑,平时教她学电脑,她不学,怎么这么快就变得好学起来?”我说。  刚和家人讨论她。  在此时,妹妹又打电话回来,这会母亲接了她的电话。电话里妹妹哭了,还以死相逼母亲,说母亲重男轻女。给我读书就有钱,而且出了社会后一次又一次返回家读书。寄钱给她就没钱。这次如果这点钱都不给她,她就死了算了,就当没她这个女儿。电话里妹妹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母亲听完妹妹的话,眼睛也开始湿润了,泪水悄悄地流下眼角。  “过一个星期,你爸就亲自把钱送过去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母亲和妹妹两人在电话里双双哭着聊了足足聊了半个小时。        2007年6月17日,一个四十多岁的陌生男子找到我家。  “这是胡志娟家吗?”他问道。  我上前去答了话。“大叔,是啊!我是他哥。你有什么事吗?进来坐着说。”  这时爸妈闻声也都出来了。  “我告诉你们啊!你家胡志娟和我家霞都被骗进传销集团里了。”大叔说完气喘吁吁的。我赶快倒了杯水放在他跟前。  大叔开始慢慢讲起:  “我女儿和你家胡志娟原来都是在深圳打工时认识的。几个月前我们村一个叫春的男孩子从河北保定打电话给我家霞。叫她去他那。说那里工资高,人又轻松。我家霞把你家娟也带去了。刚去一个多月。没跟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前不久,突然打电话回家,叫家里寄5000块钱给她,说是要学习。家里没办法,给她打过去了。才又不到一个月,又打电话回来说钱不够,又要寄3000。我就开始怀凝,我无奈之下带了3000块跑去了保定一趟。到了那里,开始我还不知道他们是搞传销,结果天天有人今天把我带到这,明天带到那参观。还自称他们是河北某某汽车公司的技术顾问。这个见了我称大叔好,那个见了我也称大叔好,还都主动上前和我握手。那热情的劲真是无法形容啊!参观完后就把我带到一个大房子里。房子里面盘坐着很多人,地上都铺了层软软的地板。人人坐态就象是和尚念经一样。里面很安静,前面讲台上的站着一个人开始讲课,去了几天。每天都是这样。天天要上6个小时左右的课,还天天换上课的地方。我在那,和霞,娟一天都见不了一次面。你知道他们讲什么?现在这社会,谁还愿意打工?宁愿当一块钱的老板,不愿当10块钱的打工仔。。。。。。”  大叔说他也差点出不来了,他是趁着那边附近某个传销集团出事了,公安开警车抓人混乱之季借机逃出来的。他们天天借讲课为名。实质上就是给骗到传销里的人洗脑。  听完大叔的话,我们明白了,母亲此时急得直跳。  于是我们商量着20号一起去河北保定一趟,采取行动营救她们。        2007年6月20号。我和爸爸,那位大叔带着他正在读湖北工大的儿子还有他老婆几人一起坐着火车往北京方向赶去。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到了北京西站。北京西站离河北保定火车站只有一个多小时的火车。  爸找到一个电话亭,开始打电话给娟。叫她把霞叫出来一起来北京西站拿钱,我在我父亲电话旁边听着。似乎那边电话里有人在告诉娟,叫她怎么样跟我父亲讲,叫她不要来北京西站。后来我才道果然有个女的跟着娟一起,明的说是一起玩,暗的是监视她。我让父亲叫娟马上过来,父亲说那边电话里说,叫父亲去河北保定火车站把钱送过去,看来我们的行动方案又要改了,那边是传销的地界,如何行动?只有去了见机行事。  无奈之下,我们几人又只好坐上了去河北保定的火车。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那位大叔叫我还有他家里两个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出站,他们家那两个负责分另一批行动去救他女儿霞。怕打草惊蛇。我叫父亲去电话亭打电话,父亲去了。  大叔这时突然说跟我说:“你家志娟来了。你看!”  我赶忙上前,不问三七二十一拉住她的手就走。  娟一看到我。说:“哥,你怎么来了?爸呢?”  我不由分说:“跟我走,赶快离开这。她是谁?”我发现娟后面有个女人跟着。  虽然火车站里里外外都是人来人往,但我还是强行把娟拉进了站,这时父亲也来了。  “娟,这个地方危险,跟我走,那边姑姑家的表哥帮你找到一个好工作。每天坐着不动也有三四千块钱。”我撒谎连拉带骗的说。  娟开始还是死活不依,硬是说她不走,这里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她还有衣服与手机钱包都在那里。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我们村已经有几个进了传销。现在音讯全无,连死活都不知道?还要留在这等死呀?”我历声喝道。  这时我叫父亲去买火车票。在此同时大叔那边的那两个行动也同时进行,哪知他老婆和儿子早已把他的不孝女骗上了车。这边只有我,还有我父亲,还有那位大叔在这将持着。  父亲买到票了,是下午6点20的去北京的火车。现在离开车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        我拉着娟的手,和父亲还有那位大叔一起在1号候车室等火车。  这时那位大叔突然说:“不好,人来了。传销里来人了,那边上那个短头发的是个头目,还有那左边那个戴眼睛的,还有右边那个女的。一共起码有七八个。。。。。。”大叔轻声跟我数落着。我此时也似乎也感到情况不妙。因为在这种清平世界而且是大白天,这种局势几乎是形成包围之势。这很可能是跟着娟的那个女的趁我不注意,打电话通知他们来的。  我见形势不对,忙拿起了手机。只拨了110三个数字。“的,的,的。你呼叫的电话正忙。”电话没通。  我又开始拨第二次,还是没通。怎么办?心里暗叫着:“救命啊!快通啊!”  第三次电话又开始重拨。  “喂,你好,你有什么事?”110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  “喂!110吗?我这边是河北保定火车站,这边发生了一起绑架案,请你急速赶来!”  “请你报告一下你的详细位置!在几号候车室?第几个座位?”警察在那边再次追问。  “我在1号候车室,13号位。”我回答。  “请你别动,一分钟之后我马上到,请等我的电话。”警察说着挂了。  父亲不想把事闹大,怪我不该打电话报警。不知几时那个叫春的却站在我三米之外,望着我,还嘀咕着说我不分清红皂白就把娟带走。  一分钟刚过,我手机终于响了,我接了电话。并且边接电话边往外走。  父亲忙说:“不要出去。危险!”  “没事,是警察。”我回答继续往外走。  果然门口停了两辆警车。迎面而来的是5个穿军装的人,腰间配带着枪。后面还跟着四个乘警。我们距离越来越近。警察此时已经看到我在接电话。我边说边带他们去刚才1号候车室现场。几个传销头目不知几时早已逃得无影无踪。只有那个叫春的人还在那强词夺理的说着,他们是直销。  一位警察听了就来火。手里的电棍一甩,就是几下。那个叫春的泪水已经流得象下大雨。我和父亲,娟,还有那位大叔都上了警车,那个叫春的也上了后面的那辆警车,象投降似的手举在头顶上蹲在车尾箱里。  一分钟左右,我们到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警察亭里。一位中年男警察问了我相关的情况,我拿出学生证与全家照给警察看。在此时我作了相关证词,还签了名。  “胡志娟,你下次不要再犯糊涂了。”一位女警官走过来说。  “娟,还不谢谢警官同志?”我在旁边说道。  娟低着头似乎有悔意。  “警察同志,我妹妹还有一些行李在传销那里,能不能帮我们拿出来?”我接着说。  “好的。”警察说着便带着春去了,不久娟的行李全都拿来了。  在火车站出现的头目又有三个被逮捕了。  这事就这样也算完全了结。下午6点多,我们上了去北京西站的火车。  第二天我带着娟去了天安门,人民大会堂等地方玩。让她好好放松。希望她把一切不愉快的事在快乐中忘记。  第二天晚上8点多钟我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娟终于可以回归到以前,但那件传销的往事仍留在我们的脑海里。 共 36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食疗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