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常州信息港 > 养生

军警杯小说找不到答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2:15

下午,办公桌上的电话嘀铃铃地响了。  安佳怡接起来,对着话筒习惯地说:“您好,财政局,您找哪位?”  对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问:“你是安佳怡吧?”  这时安佳怡听出来是大局长的声音。  局长问安佳怡说:“你现在忙吗?”  安佳怡说:“不忙。”  局长说:“那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安佳怡说:“好的。”  安佳怡真的不知道局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她还是无所谓地想:“无欲则刚,爱说什么说什么。”  安佳怡在局长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喊了一声进来,她才进去。  坐在宽大的老板台后面的局长,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安佳怡就过去坐了下去。  局长说:“打电话都听不出我的声音了,有那么远么?”  安佳怡似乎听出了几许酸楚,她了笑说:“是太近了,我才没有想到是局长给我打电话。”  显然,安佳怡故意偷换了个概念,她明知道局长说“有那么远”是指的心与心的距离,而被安佳怡给换成了现实中的空间距离,因此,机敏地转移了话题。  安佳怡认为局长完全没有必要下过可雨才对她来送什么蓑衣。  安佳怡认为局长那样套近乎,无异于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她不打算买这个帐。  拐完了弯儿,安佳怡静静地等局长还有什么下文。  局长平和地问:“怎么样?现在工作顺心了吗?”  安佳怡很不以为然地回答:“很好,很顺心的。”  安佳怡接着说:“我感觉工作开展得也可以,因为,那天在会上我向你做了保证的。为了遵守我的诺言,我也得好好干啊。我自我感觉好极了,不过,要了解更的我工作的情况,问一下我的主管局长是合适了,她对我的状况有发言权。”  局长说:“顺心就好,你不想跟我说点儿什么吗?”  安佳怡笑了笑说:“都这样了,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所以,我没啥可说的。”  局长说:“那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安佳怡说:“我不知道。”  局长说:“我不想对你这样安排。”  安佳怡说:“这我信。”  局长说:“你知道把我难为成什么样了吗?”  安佳怡委屈忽然上来了地说:“我也不愿意出现这样的局面,别人难为我,我才不得不难为了你。其实,你知道辞职不是我的本意。如果顺心,那么好的岗位,谁不愿意干呢?”  说到这里,安佳怡积郁已久的愤懑情绪又被拽了出来,心里有些恨局长。  当初局长是为了将就韩某,而违反常规,把一个比安佳怡年龄大的原来安佳怡的顶头上司硬塞给安佳怡做助手,安佳怡才像今天这样被迫辞掉工财科科长职务的。  安佳怡心里嘀咕,你还说什么呀局长?我恨虚伪的人际关系,更恨虚伪的人。  安佳怡对尴尬的局长说:“局长,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说我吗?都说我当初就不该收留韩某,怪我是引狼入室。当初,他对我说,‘佳怡,我退长还员了,我家里有那么多买卖,一旦我彻底下去,就没有人认识我了,而且,我孩子的工作还没有安排,就让我跟着你一起干吧,我会支持你的,你年轻路还长,为难的事我处理,你闪开。’听了这样低姿态的诚恳请求,我的善良促使我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安佳怡看了看一直听她说话的局长,又接着说:“当初,你在我就任科长前跟我谈话时也说韩某年纪大了却没有不上班的意思,给别的科安排谁谁都不要,他也愿意继续跟我合作。并说,让原来的上司做我的部下,这样安排不合适,给我出了难题。我已经听出来你替韩某说情的意思,却丝毫都没犹豫就答应了。”  安佳怡的心跳加速,手有些凉也有些颤抖,她气愤地叙述道,当一切走向正轨时,韩某就变了样儿:一天上半天班,还愿意来就来愿走就走的。工作中,到安佳怡这儿按文件规定审核不过关的到他那儿都能过去。外界都说交人的事都是韩某干,得罪人的事都让安佳怡干了。这些,安佳怡都忍了,可到后来,韩某竟然跟主管局长狼狈为奸算计整治安佳怡。安佳怡累没少挨,什么也没整明白,被逼得逃之夭夭地辞职,弄得贻笑大方。  说完了贻笑大方,安佳怡苦笑了几声,说:“如今,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一直都在默默倾听安佳怡诉说的局长,这时说:“你怎么是败了呢?从工财科调整到办公室,都是科长的岗位,至少是平调的,工财科好在哪儿呢?”  安佳怡不明白局长是真的不知道哪个岗位更热门还是故意装疯卖傻,她生气地说:“可以退休了的韩某都不肯回家,还硬赖着干,你说工财科好不好呢?我昨天去副局长室请示工作,刚走到门口,还听见韩某正在跟主管局长说工财科是全市的科级岗位之一云云。  停顿了一下,安佳怡又接着说:“因为韩某在中间作梗,主管局长和我马上有了矛盾,后来,他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逼着我不让我干下去了。”  局长好像不信地说:“你总说欺负欺负的,你那样顶对的人,谁能欺负得了你?”  安佳怡有些激动地说:“我都被逼得辞职了,不是欺负是什么呢?我承认,跟主管局长没处好关系,我有责任,可是他自己应该负主要责任,韩某也得负一定责任。”  局长问:“为什么这样说?”  安佳怡便讲了如下情况。  工作调整前,因为主管局长和韩某一向不和,韩某当面顶撞主管局长就像喝凉水那么容易,背后,韩某动不动就骂主管局长的祖宗,关系紧张的情形连好多外单位的人都知道。工作岗位调整后,原来的科长韩某退居科员岗位,安佳怡当了科长,有什么活动,安佳怡想叫上主管局长,韩某都力阻。时间久了,主管局长发现吃个请什么的,无关的人都跟着去了,而单独没有自己,便对安佳怡有成见。即便工作上安佳怡该请示的请示该汇报的汇报,从来没有差过事儿。而主管局长呢,根本就是一个不称职的领导,上边来了文件,他悄悄地压在自己抽屉里就是一个多月。安佳怡什么也不知道,上级来催要结果,她才知道事情的存在。省里统一组织外出业务学习,主管局长百般阻挠不让安佳怡去。闭门造车行文,不懂业务乱解释文件。遇到一点事情就赶紧推卸责任,遇到蝇头小利脑袋削个尖儿据为己有。  让这样一个人管着,别说安佳怡一个小女子,就是一个大能人也难干顺溜儿了。  安佳怡不知道局长找她谈话是什么用意,她越说越来气。  正说着,局长室来一个人,正好安佳怡也说烦了,站起身说:“局长,那我先回科里了。”  回到科里,安佳怡琢磨局长的醉翁之意到底在哪儿。  歉疚乎?安抚乎?安佳怡找不到答案。  安佳怡便自己对自己说,反正我除了直爽没什么别的缺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共 24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